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上教學怎樣了?】是大勢所趨還是不切實際?

2020/5/22 — 8:51

良師香港製圖

良師香港製圖

【文:Vincent 陳勝豪(良師香港項目老師);編:Lily Wong(良師香港實習生)】

 網上教學是大勢所趨還是不切實際?

網上教學是利多還是弊多?

廣告

我會於課堂前先製作教學短片,並上傳至 YouTube,然後運用 Google Meet 或 Zoom 進行教學,講解重點、核對家課等。學生稍後可於 Google Classroom 觀看 YouTube 連結短片,以及上傳家課。校方亦盡力照顧基層學生需要。若學生家裡沒 Wi-Fi,學校已為同學準備了數據卡,他們能可用智能電話進行網上學習。他亦不需學生開鏡頭,避免家裡尷尬的情況。

縱然網上教學可運用更多網上資源,但線上學習仍要求學生一定程度的自律。在家中過份放鬆,亦沒他人督促,學生或遲遲不願交家課。我只可多鼓勵學生,或與課堂時間與他們一同完成功課。沒上課的同學,我會給家長打一個電話詢問學生在家的情況,多加提點他們準時上課,學生的出席率漸有所提高。

廣告

我亦會擔心網上教學或只能屬疫症下的過渡。因我所任教的科學科本需有大量實驗活動,進行佔分較重的校內網上評估之時亦難以預防學生作弊。或許,現時短期的網上教學該是著重何以能讓學生於停課之時仍持續學習,而非趕著完成整個課程。是次疫症的確讓虛擬化發展大幅度躍進,然則就到底網上教學能否、甚至應否全球普及以作為未來唯一的學習平台的問題,在世界均在擁抱電子化之下,何事需我們卻步先抽身思考的呢?你又能如何解決網上教學的種種難題?

師生關係如何維繫?

學校讓老師致電予每一位學生的家長。我由此認識到孩子在家的另一面,更而得知未能出席上午課的因由。所以我針對其生活作息,與他們定下新的生活目標。我明白到有些家人無暇照顧學生,或糾正孩子的日常作息,終究還是要孩子自律。故此,老師的支援變得更加重要。

停課之時,師生之間的接觸減少。我卻不願因距離分隔師生之間的關係,盼學生曉得老師仍總在旁關懷他們。我會提早進入 Zoom 班房 ,或於課後留久一點,爭取時間與學生交流。我亦留了自己的 WhatsApp,同學常與我聊一聊近況,更可詢問其他科目的學術問題。誰知這般微小的事竟對學生而言屬意義重大。我頓然驚覺原來種種關懷學生早已記在心裡,心存感恩。

Vincentㅤ香港科技大學生物化學系畢業,香港大學 MPhil 畢業

 

良師香港(Teach For Hong Kong)是一個非牟利機構,旨在透過為期一年的項目老師計劃,安排優秀、具多元才能的大學畢業生到基層學生為主的學校教學,並培育一群具同理心及熱情的未來領袖。我們也會與企業、非政府組織及其他機構合作,提供領袖和職業發展機會,培育未來社會領袖及各領域中的教育倡導者。

Teach For Hong Kong 良師香港網站 /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