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上課堂 — 給教師及課程領導的建議

2020/8/28 — 14:10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湯皓勛副校長】

面對一個不平凡的學年後,本來不少人以為疫情放緩後可以稍作休息,並透過暑期於高中學生進行補課藉以鞏固過去數個月以來網課上的學習,藉此追回教學進度。然而,因著第三波疫情的出現,教育局亦已宣佈九月份的教學只能透過網上進行。當下,電子學習繼續成為炙手可熱的議題。究竟如何能有效提升電子學習的成效呢?

疫情下,如何轉危為機?

廣告

相信上半年全港學校的教師在電子學習的基礎上均有長足的進步,這也許可視作為是次新型冠狀病毒帶給學校在學與教方面的一個機遇。然而,新一波的疫情反覆,帶來的威脅似乎更大,況且不少專家均認為在缺乏特效藥的當下,疫情不會輕易完全退卻。故此,老師也可以參考以下建議,以強化課程、教學及考評三方面在網上課堂的規劃和實踐。

課程規劃

廣告

由於已知九月份未能以實體課堂形式教授學生,老師在此暑期時段,可與同級科任老師先擬定在網上教學的課題,如那些課題較適合實體授課、那些可以在網上繼續進行,藉以調整先後次序。當然,疫情何時才能放緩仍是未知之數,斷不可使所有被認為適合實體教授的課題待復學後才處理。畢竟,一些課題屬於其他課題的前置知識。

筆者建議,學校可於初中起,刻意規劃及嘗試自主學習的方式,讓學生涉獵一些較淺易的課題內容,或通過個人研習,掌握知識基礎,從而啟發其作深層次的思考。所謂「學而不思則罔」,或許過往我們均對學生過度依賴老師作為知識傳授者均有一定的觀察和批判,是次疫情不正是個大好機會,讓學生成為學會學習者及知識的主人嗎?

教學設計

近期參與不少網上研討會,當中不約而同提及,不同地區學生在疫情初期均對運用網上平台學習倍感新鮮,然則歷經數週甚至數月後,他們的專注力遞減,學習動機或興趣也未能有效維繫。究其原因,本人亦觀察到與網課缺少師生互動及生生互動有關。可以想像,如果學生每天宅在家中生多小時的網課,然後又要完成排山倒海的網上課業,卻不知為何而做,這實在是艱澀的!

我在過去幾個月的網課中,均會嘗試把教學平台與教學工具結合。例如雖然我們不能請學生出黑板書寫答案,我們在遙距學習可以透過「共同註記」的功能,配合不同的教學需要,讓學生在虛擬白板的位置上表達立場、理據等意見[1],藉此產生互動學習的元素。又如縱使學生不能一如於傳統課堂般作出匯報,我們仍可以利用拼圖式合作學習(Jigsaw Learning),在分配學習任務後,使用分組討論的功能,讓學生在網上分組討論室(breakout room)進行討論,同時提醒主席丶匯報員、紀錄員及提問員等各司其職,如紀錄員整理好簡報後供匯報員作演示時使用。一小時的網上課堂就在這種氛圍下轉眼過去,學生面對螢幕上不會過於單向接收,反而他們需要積極投入,並摘錄其他組別提出的論點和論據。

此外,不少學校均已推行或計劃於來年推行「自攜裝置」(即 BYOD)政策,學生可以運用流動電腦裝置強化自主學習,例如運用電子式觸控筆及電子學習Apps如GoodNotes、Notability學習如何摘錄筆記,從而改善學習習慣。

網上評鑑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不同形式的評估,包括形成性評估、總結性評估均有助學生鞏固所學。這樣網上的評估可以如何處理呢?

我們誠然面臨評估的公平性、客觀性成疑的問題。然而,作為推動自主學習的配套措施,我認為部份科目可考慮採取open book test處理開放式題型,讓學生可以在家中運用書本或經摘錄後的筆記本進行網上限時測驗,後者正能收學生準備筆記而沉思學習之效。面對文憑試的要求,不少考生均未能有效轉化知識內容回應問題,我曾聽說有老師曾稱許學生在停課期間使用自製筆記完成網上評估的表現相較實體測驗為佳。姑勿論他們在網上進行評估可動用的資源較平常多,但看來學生使用有關資源並發現掌握知識基礎後的答題表現會更理想,可促進其元認知學習 (metacognition),重新整理學習及思考的過程。相信這亦可對他們的學習帶來長遠的正面效益。

結語:

上文提出的建議旨在拋磚引玉,讓教師及課程領導就網上課程規劃丶學與教策略及評估安排作腦震盪 (brainstorming)。的而且確,在無常中,我們對教學的盡心盡力是學生的堅固保障。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延伸閱讀:

10 Jamboard templates for distance learning

[1]教師可參考延伸閱讀所載的網站,透過虛擬白板鼓勵學生積極學習、協作和互動。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