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課,派甚麼功課?

2020/9/16 — 12:07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Jcomp @ Freepik

【文:陳樹鳴老師】

八月中起,我的學生們開始了網上補課的日子。留守家中上課成為了新常態,雖然,港大教育系的研究指出,十個家庭裏面仍有約兩個認為自己的家庭沒有足夠的網絡連接設備作網上學習之用,但很多學校已假設學生能應付大部份的網上學習活動,紛紛推出直播課堂時間表。

於是,同工們的注意力就回到課堂上。學生們告訴我,沒有老師的臨場感,學生感覺很不實在。在期末考試之後,不少同事也有同樣的感覺 — 學生的表現很有趣,能寫能答很長的答案,但總是在小技巧或細節上沒有進步。我們同工們也很奇怪,勤力的學生也不比較好很多。學生不踏實的感覺,也出現在老師心中。

廣告

「學習」是甚麼一回事?

這個基本的問題以另一個形式出現。這樣聽起來,「學得到」好像只是一種感受,而這種感受,也許可以解釋在上一段停課期間,為甚麼香港的研究會指出學生最擔心的是期末的考試,也可以說明為何有些學生總是不投入 — 反正在回到學校才算真的「學得到」,現在應付應付吧。

廣告

要讓學生有「學得到」的感覺,平日課堂我們可以動手做。很多網上互動的工具的確增強了投入感,也可以用最簡單的方法驗證學生是否知到正確的答案,但卻排除不了撞中或缺乏思考的互動,上載 PowerPoint 和 white board 可以確保學生收到重點,但不能確定學生的思考過程,是背了就算,還是會怎樣用自己的筆記。

到底怎樣做才能回應這幾件加強學習信心的事?

學生有實在的學習經驗;讓學生展示自己的學習經驗;老師確認學生的學習進度,比較出不同學生的學習體驗。(當然,老師也希望有一個時間成本性價比較高的方法。)至於功課,也可能是課堂以外,一個重要的切入點。

我曾經陷於網課就應該全用網上工具的迷思 — Google Form 或之類的 Online Quiz 活動,儘可能都不想學生動筆。不過,教高年班的同工都明白,說到底,還是要他們動手做,才能訓練出考試的手感。但每次總不可能(也不應該)都在做試題操練,那麼還有甚麼功課好做呢?

其中一個我在試做的功課,是讓學生交筆記。這自然不是甚麼新鮮的辦法,而我重覆的方法也不是甚麼新辦法,只是叫學生按康內爾筆記法記筆記,然後叫他們在上課後交一頁筆記給我(方法隨他們方便,只要上載到 Google Classroom 就可以)。

康內爾筆記法簡單來說是希望用家將筆記版面分成三個部份 — 第一部份是「筆記欄」,用來讓大家記錄上課時(或其他想寫筆記的場合),隨手紀錄的部份;第二部份是較小的是「整理欄」,用來在重讀筆記時,將重點抽取出來,可以是重要短句、關鍵字;第三部份是「摘要欄」,鼓勵用家用自己的文字寫出來。

康內爾筆記法(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當然,主動的學生可能已經懂得這樣做。不過,要推動較被動的同學,還是要多一點指引和鼓勵。以往在初中的課堂,有時會鼓勵學生在「整理欄」裏記下生字;所以在高中的課堂,可能會要求他們記下討論時或活動時用過的概念。而配合一些課堂的多項選擇題或問題,應該會讓學生們更容易注意到重點在哪裏。

另外,學生未必會容易應付到「摘要欄」的要求,畢竟意識到課堂的基本目標是一個對師生也是很高的要求。而其中一個方法可以參考的是,在課堂之前講明今課堂老師會要求他們在「摘要欄」裏回應幾個與課堂討論有關的總結性「探究問題」。這樣,學生就能無論上課或下課後都有一個較清晰的目標。

曾經在初中的歷史課發這些功課,對我最大的得著是,除了在「整理欄」看到他們是否發現到關鍵字和概念,與及在「摘要欄」能否答得對問題之外,更重要的是讓我在「筆記欄」上,看到他們到底寫了甚麼。做得多的學生自然會有工整和已經有一定的整理;而「摘要欄」的問題答得不好的同學,查看他們的「筆記欄」更容易發現他們可能出現的學習障礙,簡單如生字不是不懂得串,而是一開始就抄錯,複雜如整理出錯等。這樣對較複雜的議題討論和概念介紹,都是一個較全面的檢視方法。

平日上課的模式,老師透過參考書和工作紙,替他們管理了學習和知識,使他們在自主學習的過程中,缺少了練習找出自己的思考模式的機會。在這個老師的支援未必這麼直接的時候,對這個做法最大的期望是,他們可以因此發現做筆記的重要性,不在抄抄寫寫,而是發現自己的需要和讓自己的學習有長進。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