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局長可以多行一步嗎?

2018/11/28 — 14:41

羅致光

羅致光

【文:0-3 歲幼兒中心服務網絡】

上月底勞工及福利局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將資助幼兒中心的人手比例,由 1:8(2 歲以下)及 1:14(2 歲以上至 3 歲以下)分別優化至 1:6 及 1:11。不過,有關改善措施卻未能獲得立法會議員的掌聲,福利事務委員會反而一致通過一項動議,促請政府將 2 歲以下的幼兒中心人手比例調整至 1:3.5。為何政府提出改善措施反而不獲掌聲?

勞福局所提出的建議源於《施政報告》中有關加強幼兒照顧服務針對兒童發展之具體措施,而提升幼兒中心人手比例是其中一個重點。《施政報告》提出這一方向其實是回應民間多年來的訴求,尤其是近年不同持份者對於幼兒照顧服務的質及量上的關注已不斷透過立法會、媒體、研究及研討會等等展示出來。《施政報告》在幼兒照顧服務改善上的方向無疑正確,然而步伐太小,難孚眾望。

廣告

服務標準回至七十年代

議員及持份者對政府建議的人手比例提出質疑,最主要的理據在於兩點。其一是所謂改善只是將服務帶回 1976 年的最初標準。1976 年的《幼兒服務規例》所規定的人手比例(2 歲以下)正正就是 1:6,至 1980 年始降低至 1:8。當年服務偏向照顧性質,但近廿年社會普遍要求除照顧之外,更強調促進幼兒發展,人力需求便相應更大。可是經過兩年多的審慎研究,政府只提出回復四十年前的水平。此外,政府建議 2 歲以上至 3 歲以下服務的人手比例採用 1:11 的人手比例,只與 3-6 歲的幼稚園人手比例相同。眾所周知,服務年齡愈少的幼兒需要更密集的人手,除了因為愈年幼兒童自理能力較低外,他們更需要與照顧者有更緊密的互動,才能建立其安全並誘發各方面的發展;故上述建議,實難取得各持份者認同。

廣告

人手比例落後

其二,政府建議的標準落後其他地區。政府委託香港大學進行「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研究」,其參考澳洲、芬蘭、新加坡及南韓的人手比例(見表一),均明顯優於勞福局所建議的標準。民間苦等幾十年,好不容易政府願意進行檢討,最終換來的只是一個仍然落後於人的標準,這實在難令公眾接受。

表一﹕各國嬰兒與幼兒工作員的比例

 

澳洲

芬蘭

新加坡*

韓國

香港
(勞福局建議)

0-24 個月的嬰兒

1:4

1:4

1:5 為主

1:3

1:6

24-36 個月的幼兒

1:5

1:4

1:8-1:12

1:8

1:11

* 2-18 個月嬰兒為 1:5、18-30 個月嬰兒為 1:8、30-36 個月幼兒為 1:12
資料來源:香港大學「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研究」中期報告簡報、立法會 CB(2)30/18-19(01) 號文件

芬蘭、澳洲人手比例只包專業人員

羅致光局長在立法會解釋政府有關優化的建議只計算了專業的幼兒工作員,並沒有包括其他支援人員在內;若把後者計算在內,則應可追上一些先進國家的標準,例如芬蘭。我們不妨看看屬於不同體系的芬蘭及澳洲,在幼兒中心的人手比例安排。

在芬蘭,3 歲以下的幼兒中心人手比例為 1:4,人手的資歷的要求為最少達社會福利或健康護理職專水平(vocational qualification),而每 3 位當中更需有一位最少擁有教育學士學歷。在歐盟對幼兒教育及照顧(ECEC)職員的定義當中,並不包括中心主管,醫務人員(例如兒科醫生)、專科人員(例如心理學家)及助理/支援人員(例如廚師)。

澳洲的情況又如何?澳洲規定服務 2 歲以下嬰幼兒的幼兒中心,人手比例為 1:4。這些人手的資歷亦有規定,當中有半數最少達認可的教育及照顧文憑,其餘則需達認可教育及照顧證書水平。

簡單來說,無論是芬蘭,抑或澳洲,其所規定的人手比例均只包括受訓的專業人員,而不包括其他支援人手,甚至負責管理的中心主管。現時本港的幼兒中心人手比例為 1:8,為解決人手嚴重不足之苦,也有聘請幼兒工作助理,然而這類支援人員並無特定學歷要求,實不應以此與受專業訓練的幼兒工作員混為一談;否則容易製造良好人手比例的假像,誤導公眾,令其產生不符現實的期望,而且也無助達到原來的政策目標—促進兒童發展。

38 年行一步 應該大步走

正如前文所述,幼兒服務在 1980 年在人手比例上行了倒退的一步。三十八年過去,我們再走出一步,難道只是回到四十幾年前的原點,而不是蓄勢待發大步向前,追回過去四十幾年的倒退再與世界接軌嗎?

本港社會政策轉變不易,羅局長乃社會政策專家,必深明其理。今幼兒服務遇上難得之轉機,請你多行一步,可以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