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流感比武漢肺炎死更多人? 論數據前先瞭解數據的方法論和意義

2020/2/2 — 11:1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藍絲群愈來愈多吹奏武漢肺炎的死亡率不高,美國流感死亡人數遠高於武漢肺炎,更有人因此說為什麼按同一標準不禁止美國旅客進境。

書生不想販賣恐懼,只想用學理說話,指出為什麼流感和武漢肺炎並不應該直接比較,也想大家注意到,談論數據時應該要小心數據背後的方法論和意義。

先說事實。武漢肺炎的病死率現時約 2.2%、SARS 為 10-15 %左右、美國流感病死率(被推算為) 0.06% 。按此道理, 是否SARS 必定是最危險,武漢肺炎為次,美國流感病死率最不需要擔憂?

廣告

然而,其實這樣的比較意義不大,有些甚至不可比。因為:

第一,沙士的病死率一般是指疫症爆發至後期的綜合統計,但武漢肺炎現時仍在早期階段及傳播未被揭止中,最後的病死率有多高無從得知。

廣告

第二,至於用美國流感的「死亡人數」和武漢肺炎的「死亡率」比較,更是犯了「範疇錯誤」。譬如某個島 A 有 1000 人, 500 人患病而死,那麼死亡率是 50%,死亡人數是 500 。另一個島 B 只有 100 人,100 人皆患病而死,那麼死亡率 100 % ,死亡人數為 100 人。我們可以因島 B 死的只有100人而說疫情更輕嗎?

第三,我們也要小心分辨「病死率 (Case Fatality Ratio )」和「死亡率 (Mortality Rate) 」,前者是指患病人數和患病者死亡人數的比例,後者是一個社群人口和患病者死亡人數的比例。

舉例,假設一個國家 C 有 100 人口,有 40 人患病,有 10 人因病死亡。那麼該病死率是 10/40=25%,死亡率是 10/100=10%。考慮另一個國家 D ,人口同樣是 100 人,有 10 人患病,9 人死亡。國家 D 的病死率是 9/10=90%,死亡率是 9/100=9%。單看死亡率 ,C 國比 D 國高,但病死率 D 國遠高於 C 國。

第四,死亡率只是眾多參考指標之一,要判斷一種傳染病或疾病是否嚴重,還有很多指標,例如剛提及的病死率,還有傳播率、對哪種年齡層病人較高風險、是否有藥可醫,不同指標及其成因指向不同的應對策略。因此,要如何做好公共衛生策略,就要對應相關數字的因素作分析,不能一概而論。

在理解武漢肺炎的嚴重性時,還要注意以下方面:

1. 武漢肺炎又名為新型冠狀病毒,既然是新型病毒,即是我們醫療系統對它的認識不多,又沒有確定有效的藥物治療。知識是對抗疾病最重要的方法。當我們對它認識不多,自然要對其警覺性更高,要盡快做好防疫措施。

2. 武漢肺炎作為「疫症」,其傳播率自然是一大關注。立場新聞的科學版提供了相關數字:「目前每個感染了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人將病毒傳播給平均 1.4–2.5 個其他人 (R0 = 1.4–2.5) ,其傳染性不如 SARS (R0 = 3) ,但比季節性流感更具傳染性(以 H1N1 為例, R0 = 1.4–1.6)。」 (立場新聞科學版近期幾篇關於武漢肺炎的文章都絕對值得大家一看。 )

正如上述提到指標有很多,不能用單一指標判斷一個疾病危不危險。傳播率也不例外。武漢肺炎傳播率現時低於 SARS,這是值得慶幸的,但譬如如果我們放鬆防疫措施,或我們的醫療系統不勝負荷,或原本「被遮蓋」或沒申報的數字開始出現,這個比率就有機會上升,這也說明傳播率的起跌與我們的防疫措施是相關的。

3. 疫症的嚴重性和防疫措施的效用,要與當地的醫療系統和資源一起對比,才會有意義。如果當地醫療系統(例如分流和隔離措施)本身並不妥善,資源又缺乏,那麼傳染病對當地來說會構成很大的威脅。當年 SARS 正是因為遠超於當時香港醫療系統的負荷,才造成那麼高的死亡率。現時武漢肺炎對香港的醫療系統確實造成愈來愈大負荷,而一般流感不會,因此更值得我們關注。

書生不想販賣恐懼。書生也不是要論證武漢肺炎比美國流感嚴重,因為兩者幾乎不可比。而如果說可比的唯一情況,就是哪一個對現時香港醫療系統造成更大負荷,那答案自然是武漢肺炎。

不過,我們也不要太過恐懼,譬如囤積大量不必要的口罩和物資。戰勝症病的唯一方法,就是冷靜、理性、嚴肅而快速應對。香港政府做不了,我們香港人更加要做得更好,才能保存健康性命。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