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羥氯喹 Hydroxychloroquine (HCQ)的陰謀論

2020/8/16 — 13:32

HCQ 的新聞

近日,網上出現了很多關於用 Hydroxychloroquine (HCQ)預和治療防 Covid-19 的資訊,說這隻藥對 Covid-19 非常有效,現在美國 FDA「禁止」使用,只是個大陰謀,因為這是一隻很平的舊藥,藥廠為了錢,必須推銷貴價新藥云云。這派人士,又會好像很專業的,引用和批評一些研究報告,來支持他們的論點。

我是美國不到二千個《公共衛生和預防醫學》專科醫生(Diplomate, American Board of Preventive Medicine)之一,詮釋研究報告是我的其中一個專長,也是我道德上的責任去破解這些偽新聞,因為這些偽科學可以傷害非常多病人。

廣告

首先,請注意現在要尋找任何研究報告,並不困難,用 Google Scholar,打入 Hydroxychloroquine, Covid-19 等關鍵詞,所有報告都會列出來。有一些報告是全份公開,也有一些只是公開撮要(Abstract),不過一定會清楚寫出研究的結論。這些撮要都不會太技術性,有大學程度就應可以明白。所以,做核實 (Fact- Check)並不困難。

醫學上基本舉證原則

廣告

首先要解釋一下醫學上怎樣證明一種治療方法是否有效,標準是隨機分組測試(Randomized Control Trial RCT),就是將病人隨機分組,一組接受治療(或者接受被研究的治療方法),另一組觀察(或者接受傳統治療方法),看看兩者的結果有沒有差別。這不是說其他研究方法就一定無效,而是說其他方法得出錯誤結論的機會,比 RCT 高,所以 RCT 的研究結果是最權威的。

HCQ 理論上的功效

為什麼最初估計 HCQ 可能對 Covid-19 有效?這是因為 HCQ是一種壓抑免疫系統的藥物,現在主要是用來控制紅班性狼瘡和類風濕關節炎等免疫系統病(也用來醫治瘧疾)。而 Covid-19 致命,是因為病人自己免疫系統,被病毒刺激後失控,攻擊自己各個器官,特別是肺部,引致死亡。醫學上叫這種情況做 Cytokine Storm。壓抑免疫系統的藥物,例如 HCQ,理論上就可以治療這情況。

HCQ 可能有效的研究

第一個 HCQ 對 Covid-19 可能有效的研究,是法國一班醫生做的,他們使用 HCQ 加一抗生素 Azithromycin 來治療病人,並報告病人有很低的死亡率。

問題是,這研究只觀察了八十個病人,而且沒有比較組,我們不知道如果不用 HCQ, 病人的死亡率會怎樣。

如果不明白這研究的限制,請參考這例子:你觀察到每年入馬場睇夜馬五次此上的人,都很健康,你可以推斷入場睇夜馬就是保健的方法嗎?有點分析頭腦的都知道不能,因為
1:你怎知沒有入馬場的就不健康?
2:有能力時間入場睇夜馬的,經濟背景都和其他人不同,而健康就十分受經濟影響。
3:本來健康的人才會入馬場。

要強調,法國的醫生只是報告他們觀察到的,並沒有宣稱 HCQ一定有效,這是符合科學原則和倫理標準。但是這研究發表後,就很多傳言將 HCQ 捧成神藥,FDA 也在三月緊急批准它用作治療 Covid-19。

這組法國醫生五月時發表觀察了 1061 病人的報告,繼續聲稱病人只有很低的死亡率,但是還是沒有比較組。

到了七月,又發表觀察三千多病人的報告,這次就有分組,但不是 RCT。他們的研究設計和結論很奇怪,說 HCQ 加抗生素 Azithromycin 對病人有幫助,但是分組人數非常不平均,3119 個病人接受治療,只有 162 個病人沒有接受 HCQ 或者Azithromycin,其他就接受了不同的療程。

比較完全沒有治療的一組和 HCQ 加抗生素 Azithromycin 的一組,「Poor Clinical Outcome (惡性臨床結果)」(死亡或者需要深切治療)分別是 6.2% 和 4.9%。統計學上是有意義(p=0.02)。但是兩組分別太大,治療組只有 5.9% 有心臟病;15% 高血壓,無治療組 11.1% 心臟病,19.1% 高血壓,所以有更高的惡性臨床結果是正常的,很難得出治療有效的結論。

HCQ 的分組研究

法國的研究發表後,連續有更多報告出籠,這些報告有些是分組觀察研究,也有 RCT。所有這些研究,都發現 HCQ 對 Covid-19 病人沒有幫助,甚至增加死亡機會。所以,美國 FDA 在六月十五日就取消 HCQ 用來治療 Covid-19 的批准。(請自行用 Google Scholar 查閱這些報告),有些正在進行的研究也停止了。

駁斥支持 HCQ 的陰謀論

堅持 HCQ 有效的,卻繼續宣傳這藥,並且以陰謀論來辯護,說因為 HCQ 是舊藥,很平,藥廠想推銷非常貴的新藥,所以一定要「唱衰」HCQ。又說,因為 Covid-19 非常嚴重,就算 HCQ 不一定有用,用來預防也沒有害處。他們現在一個「證據」,是最權威的科學期刊 Lancet,取消了一篇報告 HCQ 無效的論文,好像這就是他們的大平反了。

我希望能指出這些論點的錯誤。

1:Lancet 收回 HCQ 無效的論文 -- Lancet 這篇論文自己不是第一手研究,而是 Meta Analysis,將多篇研究的數據合併來分析。Lancet 收回的原因不是報告錯誤,而是提供數據的公司基於商業保密理由,拒絕提供數據給第三者審核。這就違反了Lancet 的政策,所以要收回論文。

2:除了 Lancet 這篇外,已有多個隨機分組和觀察性研究,發現 HCQ 對 Covid-19 無效,陰謀論者對這些報告卻完全不提。

3:陰謀論者完全沒有提過另一隻已經證明有效的舊藥 Dexamethasone。RCT 證明 Dexamethasone 對處理 Covid-19 引起的 Cytokine Storm 非有效,大大降低死亡率。主流醫學界接受 Dexamethasone,卻拒絕 HCQ,就推翻了藥廠不想證明平藥有效的陰謀論。

4:FDA 禁用 HCQ?支持 HCQ 的誤導大眾 HCQ 是禁藥,醫生想用也不能用。其實,按美國法律,每一隻藥上市,都會只有幾個批准用途 (FDA Approved Indications)。但是醫生卻有權處方藥物給病人作任何用途。如果不是被認可,那叫做 「非標籤用途 Off-label Use」,是絕對合法的。重要的管制是藥廠不能為 Off-label Use 做推廣。例如血壓藥 Lisinopril,FDA 從來沒有批准這隻藥用來預防糖尿病引起的腎衰竭,但是卻是非常普遍的被使用在糖尿病人身上。

現在 FDA 只是取消了HCQ 對 Covid-19 的應用認可,任何醫生卻都可以繼續處方這藥物。也就是說,今日,醫生開 HCQ 給病人作任何用途,法律上是沒有問題的。當病人去藥房買藥的時候,藥房根本不知道病人的診斷是什麼。

5:說到好像 HCQ 是維他命,用來預防 Covid-19 就算沒有用也無害。事實上, HCQ 是隻副作用非常大的藥,最重要的兩大問題,第一是傷害眼睛視網膜,所以需要定時驗眼。第二是影響心率,這更可以短時間內致命。在現在的研究中,就是這原因令到 HCQ 被評為無效。作為壓抑免疫體制的藥物,我相信 HCQ 的確可以處理 Covid-19 引起的 Cytokine Storm,但是不死於多器官衰竭,卻死於心臟問題,有分別嗎?

小心!如果你有紅班性狼瘡或者類風濕關節炎,不要讀了這文章就停藥,那是完全不同的風險分析。HCQ 是強藥也是對某些病情的最有效藥物。只是不要在弊多於利時服用。(例如,如果你有 Covid-19 引起的 Cytokine Storm,但是又對 Dexamethasone 過敏,而又沒有其他新一代的壓抑免疫系統藥,這時,用 HCQ 就是合理的。)

6:取消正在進行的研究:陰謀論者說現在關於 HCQ 的研究都被禁止了。其實,停止了的是只是美國 NIH(National Instutites of Health)和世衛的研究,還有一些私人研究在進行。

從倫理學角和法律角度,當現在的數據顯示,使用 HCQ 有更高的死亡率,如果不停止研究而引致病人死亡,就是非常不道德的行為,也要負上法律上的責任,所以研究必須停止。

不過,設計新的研究計劃,如果加進保護病人的基制,再去研究 HCQ 能否預防(而不是治療)Cytokine Storm,是可以進行的。(HCQ 最危險的副作用是心率問題,如果我設計一個研究方案,我就要病人帶著可以量度心率的手錶,一發現問題就發出警告,這可以降低研究為病人帶來的風險,或者只研究已經安置了心臟起搏器的病人,他們就算心率出事也不會有問題。)

結論

Covid-19 已經令我們頭昏腦脹,如果再多一些這些偽新聞,就更是火上加油。當我們接收資訊的時候,必須小心分析。

不是所有自稱「醫生」的人所說的話都是合理的。要評估某資料來源的可信性,我們需要檢測這來源過去的公信力,例如有信譽科學期刊的報告,或者已經有成就的學者,就通常比一個忽然冒出來的人所說的更可信。

歡迎大家 Fact-Check 這篇文章的內容。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