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之為廢,不在於沉溺懷舊,卻在於耽誤更新成長!

2020/4/15 — 14:46

筆者日前一文 (註) 借許冠傑線上演唱會一事為題,發揮評斷「廢老」為實,雖然老人家本來不必「對號入座」,但是也引起筆者所認識長者的一點誤會,如今再撰文說說。 筆者一再表明,「歌神」歌曲宣揚的訊息絕對有其歷史性的「文化價值」,畢竟已是半世紀前的往事,縱然必須予以尊重或珍惜,但是毋須徘徊糾纏於這個階段的陳跡舊痕了!  筆者只是認為「廢老」的懷舊抱殘心態不足取,況且當前香港時局政情是大時代亂世格局,無論對年輕一代還是年長一輩亦然,有必要回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召命。 

簡單說來,「老」因「廢」而被稱為「廢老」,其實並不在於沉溺「懷舊」,而是在於耽誤更新成長。 平情而論,「老」與「廢」並無必然關係。 「老」是一個年齡階層的指述 ; 「廢」者,一般詞典的解說不外乎是「敗壞的、無用的、殘缺的」。 「廢老」兩字的合成因此凸顯出老人家負面的思想和行為。 網上有關「廢老」的定義和言行特徵的解說基本上相當消極和貶義。 不過,「老」而不「廢」甚或「老當益壯」和「老而彌堅」的大有人在,而且筆者以為,如果有足夠的解嘲自信,「廢老」兩字在字義上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老」指的是年齡階層。 由於個人體魄健康的理由也好,或者基於社會倫理的輪替原則好,「老」是可以「退下休息」、「不必作為」甚或真的「不作為」;「老」是應該弄孫為樂、頤養天年 ; 「老」是時候享用多年勤懇工作所積累下來的福蔭 ; 「老」是畢竟路已走過,道也曾守著,只宜淡看人心,冷觀世情 ……。 看來這些都言之成理,是人們對於「老」這年齡階層的普遍認知和認同,因此,緬想過去日子的「懷舊」就是「老」的感情附件,有著一種共存互依的關係。 由此觀之,「老」與「廢」在心態本質上也算有一點牽連。

廣告

筆者對於長者所持的「懷舊」心態其實並無強烈反感,因為說到底,這都是個人對生活態度的取捨和抉擇,旁人難以指指點點。  不過,筆者所關注的是一般「老」者的不自覺意識而淪為「廢老」一名。 以香港人口結構比例來說,按照政府統計處資料(2017 年)顯示:「65 歲及以上長者的比例,推算將由 2016 年的 17%,增加至 2036 年的31%」。 事實上,這一群近五分一的 65 歲及以上長者對香港社會和政治有著一定不輕的影響力。 如果他們都無可避免的「沉淪」而變成為保守、消極和迂腐的「廢老」一族,對於香港的未來實在並不樂觀了! 那些人在暮靄時份令夜色更濃更黯,還是讓星光閃爍放亮,總是有明顯分別!

筆者當然明白,「老」來要克服的不只是精神體力上的衰竭局限,更是要慎防思想和心態上的怠倦疲弱,在認知上有所提升,以及在氣魄上有所磨練! 嚴格來說,回顧「老」者走過的路途其實只為前頭的風景而鋪設,餘下的腳步也便伴著年輕人邁向屬於他們未來的世界好了!  對於「老」而不「廢」的長者來說,身為基督徒的筆者嘗試略去字裡行間的宗教訊息而引述《聖經》教訓:「就要脫去你們從前行為上的舊人……又要將你們的心志改換一新,並且穿上新人……。」(以弗所書4:22-24),彼此共勉。 筆者以為,「老」的舊人還是要不斷更新和成長,可堪「懷舊」之事也便「適可而止」罷!

廣告

註:詳見《立場新聞》﹤懷舊只會令人耽迷沉溺,不能讓人適時成長!﹥一文 (2020/04/1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