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海鮮的國民教育

2020/12/13 — 13:55

naosuke ii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naosuke ii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由小學到大學,上了四間不同學校。本文將個人的國民教育經驗寫下,讓大家作參照。

小學和中學唸的是教會學校。小學是一所基督教的津貼學校。課程除了中英數、勞作、美術、體育外,還設有常識 (小五開始轉為「社會」) 、聖經。小五增加了「自然」,涉及初階科學,包括動植物、及簡單物理化學常識。記憶中,常識課和社會課教的都是做人要守規舉,對社會要負責任等。課本上不覺得有政治信息。倒是有教師在堂上曾提及反攻大陸。印象最深是,每逢雙十,全校都掛著青天白日旗。相信當時偏于一隅的國民黨對香港社會、學校機構等有一定影響力。至於聖經,主要是由信教的老師授課。雖然感覺上宗教氣息濃厚 (特別是聖誕節和復活節),學校並無主動引導學生入教。

中學是一所天主教的私立學校。比較小學課程,中學數學逐步細分,由初時的算術,陸續逐年增加代數、幾何、三角。科學則逐步細分數理化生。另外,還有歷史及地理。中四後由於分文/理科,理科生不用選地理。

廣告

國民教育方面,中一中二有「公民」科 (Civics) ,中三有社會經濟 (Economic and public affairs) 。教的是社會/政府結構,包括行政、立法會,政府部門,及至一些非政府機構,並觸及社會經濟活動,如農業、工商業發展等,主要是描述實況,不覺得有政治信息。例外的是國文和歷史課,老師之中有國民黨時代的文膽,間中提及反攻大陸、毋忘在莒等。至於聖經,也是由信教的老師授課。有駐校神父,學生對宗教有興趣的可找傾談。同學間有人入了教,但據所知大部分沒有。

到了預科 (舊制中六、中七) ,是政府學校,沒有有關國民教育的課程。對國歌、國旗等都低調,班房內僅懸掛英女皇像。每天早上開課前全體學生在操場集合 (雨天除外),不須要唱英國國歌,外籍校長在陽台上用揚聲器廣播,講的不外是學生什麼應做什麼不應做,什麼要注意等。當年是 1967 暴動剛過去,也聽不到有什麼政治信息。每屆畢業禮、慶典活動,學生在禮堂全體肅立,然後校長、老師依次入場,然後國歌琴聲響起。多年後同學們還記得,因為某一次有一個音符錯了,想必是令他們從白日夢中驚醒,而當時是我司琴。直至儀式完畢,師生們才首度引吭,合唱激昂的校歌。這實在是先見,多年來我們周年慶典聚餐仍在唱校歌。

廣告

上大學,每天上課下課,學校行政跡近隱形,遑論國民教育。有的是學生會發的大字報,鄧小平三上三落,均有發文。記得多事的同學曾經問,為何學生會立場可以變得那麼快,昨天還在地獄,今天卻奉若神明,反之亦然。

說了這麼多,不外是鋪排幾十年來,這一批批當年是年青人現在已是長者的同學,究竟受國民教育影響有多深。

小學同學們在社交聯絡群組上說的,大都是享受現時生活,感覺上大部分都傾向保守偏「藍」。中學同學呢?雖然當年受同情國民黨的老師薰陶,他們之中思想屬「藍」的佔多,甚至絕大部分如是。而預科同學中,雖然身在政府學校,不忌憚表達立場的多是愛國主義,不齒港英政府所為。預科同學中,思想屬「藍」的亦是佔大多數,大學同學情況也然,思想屬「黃」的更寥寥可數,後者於聚會時每每要以一敵七,舌戰群儒。

說了這麼多,到底有什麼結論?可否說港英政府這麼多年的什麼國民教育、洗腦政策,無論高調低調,都適得其反,一敗塗地?不能這樣說。然而,國民教育不是左右一個人思想的唯一因素,也不可能是。但每當聽到或讀到國民教育,我便問自己:究竟國民教育對思想塑造有沒有用?嬰兒潮世代打拼幾十年後,累積了經驗,無後顧之憂,有沒有國民教育根本上有可能無關宏旨,個人自然會選擇什麼對自己最好,其他人毋庸置喙。

嬰兒潮世代的自然選擇,相信首要是經濟,其次是局勢穩定,以保障既有成果。換上嬰兒潮的下一代,又如何?這下一代還未有既得成果,局勢又未全然穩定。再下一代,情況更是不同 — 可能有上輩人的基礎或支持,或社會方面的援助,經濟已不是首要考慮,社會穩定度更非所想。對這群人來說,亟需實實際際的青年政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