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肉搜性侵加害人可以是一把雙面刃

2020/10/26 — 12:09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性侵害事件,對於多數人來說,都是義憤填膺的公共安全議題,但是在聲討與肉搜加害人的時候,還是要注意法律的界線。為什麼?因為在肉搜加害人的同時,其實有可能會同時揭露被害人的身份,而這些事情,可能不是被害人願意見到的。

例如最近在南投發生的未成年人性侵害事件,就可能得要注意法律界線的存在。

根據兒童及少年權益與福利保障法第69條的規定,青少年犯刑事案件,姓名與足以辨認青少年的個人資料,都不能在媒體上揭露。除非行政機關與其他兒福單位、媒體討論後,認為有公開必要,才能予以揭露。如果違反這項規定,依法按次可以處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並且可以要求移除這些資訊。少年事件處理法在83條當中也有相同的規定。對於青少年犯罪而言,目前法律的規定是盡力審慎保護青少年的隱私,不論是加害人,或是被害人。許多人可能會很訝異,不能揭露被害人的姓名,這可以理解。但是,明明就是萬惡被告,為什麼不能揭露?

廣告

因為,被告是未成年人,而且在偵查與審理中,他還沒有被定罪。公布姓名、個資以後,如果以後無罪,這個青少年以後怎麼做人?如果有罪,他還是未成年人,與成年人相比,罪責就不一樣。重點是,如果可以公佈姓名、個資,乾脆不要設少年犯的規定,少年事件處理法也可以廢除了,犯罪的青少年不需要保護、輔導,而是應該與成年人一視同仁,甚至不能讓他有任何自新的機會。這樣好嗎?

進一步去思考,當揭露加害人身份時,如果是近親犯罪,或是熟人性侵,在「一不小心」的情況下,會不會一併揭露被害人的身份?例如,這個加害人在某高中某班就學的某人,被害人是同班、同社團的同學。請問,這樣的線索,有沒有辦法知道被害人是誰?以鄉民的功力,當然可以。如果有人又「一不小心」,一起揭露被害人的個資,應該怎麼辦?接下來兩派開始爭吵,一方認為,女孩心甘情願,一方認為,女孩被逼迫性侵,姓名、學校、年級完全披露,網路公審大會開始,這些細節公布在網路上,被害人還要不要做人?

廣告

另一個問題可能是,這個被告家大勢大,我們應該要透過輿論的力量,讓這個案件不會被權貴搓掉?

輿論能不能讓法院對被告定罪,我不能確定。但我可以確定,輿論可以殺死人。依照現行法律,所有的性侵害案件都有既定流程,一旦成案,檢察官、法官、告訴代理人、辯護人都會加入這個流程,還包括醫師、社工等等,如果覺得輿論與公審持續存在,才能讓權貴無所遁形,那麼性侵害案件也應該要公開審理,讓大家可以在法庭上一起辱罵攻擊被告才合理,不是嗎?

所以,青少年犯罪在現行法律下,不論是被告或被害人,確實要匿名處理。而性侵害犯罪,被害人的個人資料也確實要保密。如果真的懷疑警察包庇自己的兒子,可以監督、可以追蹤瞭解,但是禁止公布姓名與個人資料,真的不是為了包庇誰。把所有的事情陰謀論,對解決事情不會比較理想。

肉搜被告的時候,其實也有可能會暴露被害人,這是一把雙面刃,要當正義使者時,別忘了這一點就好。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