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youtube 頻道截圖

    致一直守著果籽的人

    【 文:毒顏 】

    有些秘密守了好多年,在被迫終結前,來一次告解。

    行內人皆知,我不是個好相處的人,腌尖聲悶、挑挑剔剔、滿身稜角、狂妄離地⋯⋯真人比傳聞恐怖百倍。試想想能和這樣的人共事而毫髮沒損,是何等人也。

    我一直不敢說出去,是怕人家來挖角。

    果籽的記者、攝記、剪片、導演,你哋有咩做唔到㗎?

    凡有人問我果籽的攝製隊有多少人?我會頓時無語,以為電視台有資料搜集、編導、監製、導演、主持、配音?一出動就2、3個攝影加個收音?果籽由蘋果副刊演變出來,從前一個記者一個攝記就完成一份報章上有相有字的報道;之後我們逐步走向網絡化,以製作影片為重心,公司又推行甚麼紙網分家,以為可讓負責做網的同事專心製作影片,原來是世紀大騙局來的,即原班人馬仍然要兼顧製作報紙內容;結果訓練出一群文字好,影像強調的稀有生物。

    資源有限是永恆的咒詛,由最初2、3分鐘的影片,發展到近來一拍就是十多廿分鐘的節目,製作團隊都維持着一個記者加一至兩個攝影師。在本地拍攝還好,到外地拍攝旅遊片,這麼兩個人就出門了,包括大家都記得的以色列、印度、西伯利亞系列、由找贊助、資料蒐集、聯絡被訪者、安排住宿、甚至兼任主持時也要手拿GoPro做cam 2 ;返到香港揀bite、寫報紙稿、寫VO稿⋯⋯都由一個記者負責,一個10天的行程,可以拍7、8條片,每條片長足有十多廿分鐘。

    攝影師嘛,每天出勤一人身背2、3部機是指定動作,GoPro 、航拍機、上山、下海、玩激流、入廚房,集攝影、打燈、收音於一身,還有能力協助搞氣氛讓受訪者投入訪問,即使拍攝對象是人、貓、狗、BB都能在短促的時間內完成任務,經常為求拍攝效果,自掏腰包買私伙機,我確認這班人真係好鍾意攝影㗎!

    果籽的導演不止要由構思開始「導」住一切,現場揸機拍、拍完埋機剪都係你;你有沒留意每條片的byline?採訪、攝影、監製、剪片、導演、旁白,疑似人強馬壯,其實細心看就發現,來來去去都是重複的幾個名字。人人以一打七就是粗製濫糙?果籽的內容多次入圍亞洲出版業協會的比賽,2017年的〈逃走他鄉〉系列,只敗給《紐約時報》得到生活時尚銀獎,也算不失禮吧。

    至於網民經常投訴的懶音旁白。又是資源惹的禍。只要你比其他人少懶音,就要義務兼顧全部門的配音工作。網民嫌不夠專業,留言譏笑攻擊好傷自尊?有同事想出親身上陣做個改善懶音真人show,以採訪為名訪問名師偷師為實,一舉兩得,絕吧?網民常好奇點解果籽無論健康、飲食、Gadget、寵物,旅遊會有這麼多奇怪的題目?資源匱乏,惟有食腦。

    果籽的剪片是全天下最任勞任怨的,無論幾點收齊料,他們都能在如其交出有水準的功課。加2D會活潑些?2D好貴喎?唔緊要,有記者同事識畫畫,又有剪片同事識做動畫,大家也無私貢獻。果籽不完美,但每天都進步。

    果籽的小編也是萬能的。

    由2015年至今,果籽衍生了籽想旅行、籽想好食、Gadget Guy、健康蘋台、動物蘋台,總共有6個平台。全職小編人數一直維持於三幾人的狀態。好慚愧地告訴你,公司要辦活動招待付費會員,宣傳、聯絡、策劃我唔覺唔覺又拉了他們下水,書展將至,一個月內要出三本印刷書,統籌、聯絡、設計又是他們,三百多頁內容通通在預期完成,只是書已經無法出版了。他們豈止是個負責social media的小編,連project manager的工作都應付得綽綽有餘。

    果籽的supporting team,是個神秘組織,你無法全面掌握他們的工作,但他們非常重要重要重要!我肯定沒一個傳媒機構的流程運作會比《果籽》更複雜。充滿暗號的片單一出錯就世界冧,後台系統轉了一次又一次,次次都要重新學習重新編排工作流程,部門多、組別多、平台多,哪條片出邊度,何時upload,幾時校對的流程我連正確地覆述一次的能力都無。但這班人都能統統理順,極少出錯,佩服。

    果籽的外判,好似唔等開飯。配合近年出力攻YouTube市場,要求多製作長片,片長就由3分多鐘變成8分鐘起跳,再長至十多廿分鐘。加製作費?一句無budget,月結單上銀碼仍然是幾年無變的「果籽價」。

    如今蒙難,外判、freelancer紛紛打來,不是追數而是慰問,明知有可能白做,還是堅持完成手上工作。我在部門內發放一個又一個壞消息,包括可能無糧出,結果收到的全是加油和愛心emoji 。天崩地裂死期都定了,還是全體留守,這段期間沒人關心遣散安排,只着緊如何分頭行事趕工,盡力讓作品見街。以為只要能於死期前上載影片,至少可在平台上保存一些日子。可是距離死線前四小時再證實一到當晚12時,一切都會灰飛煙滅。惟有用熱血掩蓋心痛,埋頭趕起最後一條「果籽畢業禮」,哪怕影像只能存在不足兩小時。

    若有天你收到的履歷中,發現果籽這兩個字,不要猶疑、不能走寶,一場戰役盡見他/她們的戰鬥力,這群果籽有石的堅韌,刀的鋒芒,對工作鞠躬盡瘁、待朋輩有情有義。

    感恩每一個曾經守着的人。別了,籽想再會。

    毒顏



    ***第一個沒有果籽的星期四晚上,剛公怖果籽的專題《低物慾世代》取得亞洲出版業協會卓越藝術文化報導獎金獎,為果籽畫了一個完美句號。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