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上一代人:怕你就輸足一世

2020/1/26 — 21:13

親愛的上一代:

如果面對著武漢肺炎疫情,你並沒有一絲絲想放聲大叫封關,對於在屋村旁被知會建臨時隔離沒有想要上街反抗的意圖,在連口罩都無法購買的時刻仍然未有想要狠狠斥責這一個草菅人命的香港政府,那麼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官狀病毒肆虐香港的共犯。

致每一個口口聲聲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你,當日這邊廂告訴年輕人當日政權有多不人道,告訴我們那一代有多少人為著生活苛且偷生偷渡來港,然後自命埋頭苦幹為香港帶來光輝N年;那邊廂呢每逢大難卻又默不作聲,說「政治唔係我地呢啲人玩嫁」的那一個你,我於此誠懇地邀請你好好回想當時受過的那些苦,那些不把人命當作一回事的災難。

廣告

想請問當時內地人命何價?今時今日香港人的人命又何價?你對於政權那一種深入骨中的恐懼是要帶進口罩當中,還是一早已經準備好要帶到比口罩更難呼吸的地方當中?

這一種恐懼令到人們信仰金錢萬能,金錢可以為你帶來即時的移民,金錢最能夠令人可以安心計劃未來的假像。結果呢?崩壞的特區正苦無論在如何使用你覺得最偉大的金錢面前,在你覺得最不能涉獵的政治主權面前,都未有因著強大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而可以保你此時此刻的安全。

廣告

病毒緊隨著造價不菲由香港納稅人埋單的高鐵接踵而至,支援不足的醫療體系令到每一個人都不敢貿然走到公立醫院求診,這一個大年初一你有感覺到那黃金N年帶來的利益有化成合用的醫療用品保護你嗎?這一個大年初一坐擁強大外匯儲備的政府有在抗疫上發揮「抗暴」一樣的雄姿英發嗎?你有感到安心嗎?你沒有,不單單你沒有,全香港人都沒有,就連身在外地的香港人都一樣沒有。

隨著中英聯合聲明被政權單方面廢除,我想再向我們親愛的上一代提問,你覺得那一大段不停被你們掛在口邊的經濟黃金N年,是你們努力打拼而來的,還是被你們漠視下一代應該「與生俱來」多大程度的自由而換來的?當你們嚐過自由,嚐過那一種回不了頭的味道,當日你們享受因自由而來的言論、出入境、完善法制等保障的同時,難道你真的看不見以上種種於今日,都被受打壓及受到不同程度的蝕食嗎?

今日年輕一代應該要怨時不與我,又或是應該乞求你們不要坐視不理,希望你們至少憐憫一下你自己,憐憫一下香港人,一起提出封關的訴求呀?

香港正苦可以肆無忌憚地隨心所欲並不是一個朝夕可以完成的,如果在這一個抗疫面前我們任何人仍然無法直視自己對於回應政權的恐懼,無法超越「政治唔關我事」的心理關口,戴上口罩走到最應該走的崗位上保護你生命中那一批你最愛的人,對著政權奮不顧身地表達生而為人的基本活命權利,明天的疫情大暴發留下來的,就只有令到你更用力捉緊這一生人在最應該發聲的時候都沒有發聲的遺憾。

當日偷渡的苛且說到底是為了甚麼?偷生不正正是為了自由健康地活下去嗎?我們親愛的上一代,如今香港正正就是連保護自己生命的自由都難有了,在無法買到日用品自求多福面前,每一個人將以你的言論及行為去定義自己是誰,我有一個深愛的告訴我: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我們有責任以行動去說清楚自己是誰。

如果在這個節位上我們再怕,再怯,這一生人便是徹徹底底的輸了給自己,輸了給無力感,輸了給對於害人政權的恐懼。

 

寫於

難料誰比誰長命的年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