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台灣過氣藝人的信 — 走過情緒病的二三事

2020/3/13 — 20:3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致台灣過氣綜藝主持:

聽說,台灣有位快將 60 的老藝人,說抑鬱症是因為不知足。

我都算從情緒病捱過來。在心理低潮期,我的收入頗豐,事業攀升,人緣也不錯。

廣告

但我還是病了。

抑鬱就是抑鬱,要人往好處看,就像叫便秘的人快點清腸胃。阿豬阿狗都知,現在就是做不到。

廣告

知足,要怎樣去比呢。

香港淪陷,但總比新疆好。那我們追求自由,是否算不知足?

月入一萬,至少能租劏房,又能否批評樓市?

如果心境在於相對的概念,未到絕境,就能粗口都不可以講一句。強制樂觀的壓抑,才最叫人抑鬱。

地球不會令你抓狂,但社會卻能叫你失控。有人,就有病。

中學年代,我被同學暴打,視力永久受損。最後事件上庭,同學入罪,我卻因為「唔玩得」被集體欺凌。

強忍半年,多次自殘,我終於鼓起勇氣向班主任投訴。結果,她聽到實情,馬上要我寫悔過書。

她要求,我要澄清班主任並不知情,是我本人隱暪事件。整整一個星期,我的午飯時間被罰寫道歉信,不能進餐。

最後,我不敢上學,校方用缺席為由,開除了我的學席。

幸有良師背後幫忙,我方能繼續學業,完成高考升讀大學。

已過十數載,但心理陰影不會消去。抽屜滿是二手廁紙和雜物,書包上沾滿唾液的口香糖,還有垃圾筒裡的課本。

這是不會完的惡夢,在事業裡不斷往上爬,還是偶爾會被年少的驚恐扎醒。

數年前,因為自己處理人際關係失當,引發無法解釋的誤會。最終,連帶多年的陰影,在陽光下病發了。

自殘試過,很多很多遍,精神衰弱到無法睡眠。大概一年,當時收入已算不錯,買錶買昂貴的玩具,也無法治療一點痛。

是怎樣好過來?遇到好人,好同事,把職場當成課室,無聊童稚的玩笑,互相買早餐的日子,還有放工去酒吧,見不厭的每一天。

不知不覺地,不靠一顆藥,就好起來了。及後擔任分公司的小小 CEO,與同事的關係,甚至比以往還要親。

人帶來的病,只有人能治療。迫自己望向好的一面,根本沒有說服力。

一個創傷背後有太多原因,把窗打開,可以隔著牆和朋友訴苦,但不要馬上望向太陽。

如今,我日子過得還好,尚有點餘力做相信的事。例如偷偷買玩具。

但那些舊日子,還是會不響預告地襲來。夜半把 28 歲的我帶回 2007,如少年一樣窩在角落飲泣。

知足,如果能這樣簡單,老藝人何以要事後向公眾解釋?懂你的人自然會懂,不明白你的無知大眾,知足一點,不要在乎就好。

你都不知足,還講什麼屁話?

這麼多人抑鬱了,或者就是因為你和成龍這種人,會被叫做大哥。

知足一點,請你退休吧。

一位不知足的香港人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