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仍然認為醫護罷工需要一個合理理由的人

2020/1/27 — 17:56

如果至今仍然有人認為醫護人員罷工的理由並未具足,我唯一的想法是:大概這個人從來都並未感受過無條件的愛與被愛。因為只要你在這一生人當中曾經有那麼一秒鐘,希望與自己深愛的人白頭到老,那怕就只有那麼一微秒的時刻,希望去保護自己的家庭完整,醫護人員罷工的動機對你來說自然不是甚麼難以理解的事。盡管我們永遠都叫不醒裝睡的人,然而當這世上仍然存在一批認為醫護人員罷工理由不足的人,我便即管以這雙手寫下更多的文字去呼籲一件事:「無感的人,你要無感至何時?」

-是誰吃了醫者的父母心?

首先,無可否認醫者本來應該具備父母心,但是當一個不健全的醫療體系令到醫者不但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消化病患的痛苦、無時間去消化眼前的每一個死亡、甚至連自己想上洗手間的時間都並未能得到基本保障、每天不停抵受大量有禮和不善的待遇,醫護人員罷工的第一因自然不在遠處,第一因就是醫療資源不足錯配,以不少於十年的時間去令到醫護人員處身於一個對病患難以保持愛人如己的環境;在武漢肺炎當道的時刻正苦無能,醫院中並沒有足夠的地方設立具備double door的隔離病房,荒謬得放一塊布簾便當作隔離,然後放下一句「你份糧包左嫁」的不負責任無心無肺(難怪政府從來都不怕肺炎)正正是正苦這十多年來的作風。就在今日,醫管局質素及安全總監確認,如「非本地居民」求診,符合武漢肺炎呈報機制,可獲豁免收費,免費醫治。完全漠視香港人的聲音,置前線醫護人員生命於一個如此低的位置,只要我們認清自己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白白為政府失誤而埋單的奴才,都難免會生起罷工的念頭。

廣告

-救人就只有用針用藥嗎?

我要問的問題是:在武漢肺炎面前,醫護死戰到最後可以救到的人命較多,還是封關救到的人命較多?

廣告

醫護罷工基礎是建基於連小孩子都知道的「預防勝於治療」的顯現,我們對於疫情的絕望並非因為醫護人員罷工,這個絕望是由於正苦「似乎、或者、可能」要等到第一個因武漢肺炎的死難者出現才「考慮一下」封關,「考慮一下」提升防疫級別(我打這一段出來都覺得自己白痴,怎麼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需要說?),如果說醫護人員「份糧包左」需要成為死士死守到最後一刻,那麼正苦至今仍然「至死不渝」地開放關口容許湖北省居民(人地一早封左城喇...)以外的人入境,又是不是納稅人所納的稅所應得的對待呢?不聽民意的惡果又包不包含在所納的稅內呢?

-不是說好了人要自愛嗎?

「我想先學會愛自己,直到有一天以一個更好的自己出現在你面前。」這是她對我說過的句子。

我們是否希望香港醫護人員無法全心全意去照顧病患?希望他們沒有靈魂地活?希望他們失去自己的界線的去過日子?我們是否認為這一個每天對著無數人的工作,在他們上戰場之先需要放棄自愛?抱著被犧牲的心態去對病患者說:「不用擔心,會好的」?

在他們身為醫護人員之前,他們都只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呀!只要你在生命中有希望守護的價值,有希望守望的人,任何人都不希望在可以預防的情況下被白白犧牲,因為我們仍然有想要去愛惜的人、事和物,而承載著這一切一切的地方就叫作香港,如果以上種種對你而言都不是理由,那我只好回到第一點:你大概這一生人都未試過無條件地愛上一個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