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仍然願意說「我來負全責」的你

2020/3/2 — 18:16

圖片素材來源:HBC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HBC片段截圖

昨天你致電給我問了我兩個為甚麼:為甚麼以自己的生命抗疫的人沒有被社會善待?為甚麼這十年來無數以自己生命一直在試圖捍衛我城的年輕人那麼容易被遺忘?我只有默然,因為自覺沒有資格去說些甚麼,然後我又想起了一個故事。

這個真人真事就發生在幾天前,就在那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時的日本,有一位38歲便以無黨籍身份當選民選知事(類似州長的官位)在該國作出了一個「唔太聽話」的舉動,身為北海道知事的他為了防止疫情擴散,果斷地於2月26日宣布北海道進入緊急狀態,並於記者會上明言:「既然中央政府拿不出答案,我們就要自己去解決。」率先宣布停課,比日本中央政府宣布全國停課的日子足足早了一天,這個知事名為 - 鈴木直道。他在記者會上最令人深刻的講話如下:「由於是沒有前例的事,可能有人會批評做得太盡,但由於對政治判斷來說,結果就是一切,這些後果就由知事承擔。」

新聞發佈會後,新浪報紙中文版、微博賬號和東本新聞以「我來負全責」來報導是次事件,這位日本最年輕的知事在處理這一件事情上所表現出的勇氣使他在日本國內,以及海外開始聞名。

廣告

為自己的生命而負責

眼看著這些在高壓體制內試圖去作出改變的人,你有沒有覺得這就像是日劇內才會發生的劇情?你有沒有覺得這一切都和我們的生活有很遠的距離?

廣告

對於人微言輕的我們,似乎在我們手心中的選擇真的很有限,我們既無法效法鈴木直道知事,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無法去及時保護一些正在遭受殘害的人、更無法令到已逝去的人復生,但至少我們仍然可以為到自己的每一個選擇負責,輕則可能就如你一樣會隨時隨地買好兩張「飯票」隨時分享給有需要的人,重則可能就是預備好自己去守護、捍衛一些人和事(此刻你又覺得我吹大了嗎?),放眼香港我想起了幾個人:自願忍受著與妻暫別隔離,剃髮入Dirty Team的黃任匡醫生,想起在威爾斯醫院自願加入Dirty Team的劉蘊珩醫生(Wendy),以及那一大批等待有天相會、相認的人,他們不就正正以此生肩負起了捍衛者的角色麼?

但我猜想,我亦都只可以猜想,「捨我其誰」從來都是浪漫的,但是當你在無數個獨處時刻發現自己無法自處、身陷有機會從此陰陽相隔的危機當中,才發現自己對那些無法輕易放下的家人和朋友有太多的「仍然」:仍然有一些地方想一起去,仍然有些話想說,仍然有一些擁抱就算抱再多都略嫌不夠;任誰在那個面對真實的時刻都會對開初的決定產生疑惑甚至否定,而這一份電光火石間的糾結卻仍然份屬「為自己生命負責」的一部份,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份,因為在那個時刻並沒有任何光環、物質甚至任何人的認同可以去証實當天的「捨我其誰」是不是一件「應該做」的事,那個答案就只有當事人知道。

「咁如果有一日你比我死先,咁我點算呀?」她曾經這樣問我。(然我想,今天我得到那個答案了)

信末

我想起小時候在教會所領受的一些教導,當你長大後成人後,無論所作的事情是好是壞都要在上帝面前為自己的生命而負責;我又想起藏傳佛教宗師 - 宗薩蔣揚欽哲諾布把佛教當中所言的「業」解釋為:「“相信業”的意思,就是對你的行動和生活負起完全的責任」。在讀著這以上種種的時候,不知道你有沒有一刻感動著想去緊緊捍衛著些甚麼?那怕就只是希望令一個小孩子發出衷心微笑,在這個黑暗年代當中都已經如此高尚。

直書至此,我非常希望自己繼續保持著這一份回應世界的敏感度;並於每天準備一個更好的自己去守護著這一份敏感度,因為我相信香港人最大的武器就是嫉惡如仇的善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