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回港後被送往隔離病房的醫護前線

2020/3/23 — 10:2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承接着上一篇〈致:正在從英國飛返香港的倫敦醫護前線〉,友人 N 回港後旋即收到強制隔離令,並自費前往隔離地點,開始十四天的自我隔離。及後不幸地因着發燒之故,第二天便被送往隔離病房。在這段時期,我們不間斷地以手機通訊,並在 N 的同意下將其近況略作整理,以此書信,與港人分享。 

以自律為核心的「強制」隔離

當我細問 N 關於自我隔離的細節,我整個人馬上呆滯了幾分鐘之久。抵港人士基本上只需要戴上「居安抗疫」監察手帶,作 14 天的「強制」隔離。可是正苦對於大批回流港人的隔離措施和方針有明顯的漏洞。一方面,監察手帶一度因為無法啟動監測程序,曾經出現「派 6,000 條追蹤手帶僅得 2,000 條啟動」的失誤情況,令政府資訊科技總監林偉喬需要因着手帶延誤了防疫工程而致歉。

廣告

另一方面,互聯網亦陸續出現有關回流港人及入境人士自私失德地違反強制隔離令,包括:剪手帶、光顧店鋪用餐,甚至前往 IKEA 睡床打卡等社區播毒行為。身為其中一個隔離人士,N 也感慨:「雖然有 app 可以 check 到,但其實呢個方法只可以靠回流港人自律」。對於以自律為核心的「強制」隔離,我也只能無奈慨嘆。

送往隔離病房前一天 

廣告

正當享受完一份外賣魚蛋河後,N 開始有能力在腦海裏整理一下於飛機上經歷的細節。劈頭第一句:「呢程機係好似鐵達尼逃生艇咁。全程機十二小時無人講嘢、食嘢、去廁所,大家都只求順利落機去找尋個一線生機」。N 認為可以順利從英國「走離」回香港,需要感謝航空公司在這個時刻額外提供「逃生機」予港人專屬的回港機會。「本來所有直航的班機已經 cut 晒。上星期英國搞成咁,即刻就出現咗逃亡潮。國泰即時加開每日兩班直航機接我哋香港人走。我嗰一刻覺得有香港身分證真係好。我為自己身為香港人感到好驕傲」。與此同時,N 也認為機倉服務員、衛生署、隔離地的員工、救護員、醫院護士,以及負責每一個關卡的香港人,都是英雄。N 感概道:「佢哋自己都可能隨時中招,但係咁樣都仲仍然返工喺到照顧我哋」。

然後 N 放下了一句:香港係全球最好的地方。

送往隔離病房後的人生感悟 經歷了十五小時的沈默後,當我以為 N 終於可以安睡一覺的同時,手機忽然傳來了一個訊息:「我因為發燒入咗隔離病房,剛做了 test,等結果」(而在這封信寫起的時候,我們都仍然未知道結果)。然而,正在這個理應深陷於憂慮當中的時刻, N 表現了過人的冷靜:「我宜家覺得好安心。雖然可能隨時中,但我前所未有咁安心。」其原因雖然說不上很理性,但卻令人為之動容:「回家感覺真好」。N 大概就是處於這樣的一個生死有命的關口,才如此深切地感覺到「家」不再是一個概念,而是當下身處的空間。這樣的一份情懷,直接令 N 在世界各地和香港之間作出了一個取捨:「如果今次我冇事,我會留喺香港,繼續守護呢度。」 

N 這個關於家的概念,令我想起另一個她曾經說過:「我覺得和你在一起,可以創造新的自己和事情。」

信末 

這一封代 N 寫給香港人的信,寫到這裏已經盡意。如常地,我都會問一問 N 有沒有甚麼話想說(你也知道現在每一句說話都可能是最後一句)。N 斬釘截鐵地說:「香港人真係要自律,真係唔好再出街食好西了。宜家無一個國家控制到疫情,所以真係要靠大家齊心先可以過到呢一關」。面對着這一位因為藝術而認識的醫護前線,想起我們初見當日大家一直言及的藝術,又再看 N 今天寫給我的如此這般,不禁覺得原來一個因着患難而願意守護香港的人生,壓根兒就是一場充滿覺知的藝術盛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