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情感上難以消化《港區國安法》的你

2020/6/30 — 16:56

有報導引述消息指,人大常委會今早在北京以 162 票「全票」通過了《港區國安法》。這一條新聞發佈後,我們大概都被不同程度的感受緊緊籠罩著,然而這一份難以消化的愁緒令我想起屠圖大主教在《最後一次,相遇我們只談喜悅》當中的一段說話:「假裝事情不存在並不會因此而成功,接受現實是改變的唯一契機。」大主教並不認同南非種族隔離是無可改變的,但他的確接受這個現實的存在。

當已成定局的困局令抱持不同意見的人再度站在同一條線上,這一條不分高低的線令彼此都更體會到對方正在承受的苦楚,我們意識到這一份苦楚影響是如此深遠,意識到苦澀的感覺在可見的將來只會揮之不去,亦都意識到「接受現實」是那麼困難,卻又必須學習「接受」令社會進入改變的契機當中,這亦成為了為你寫下這一封信的原因。

接受不是聽天由命

廣告

你可能會問:「都立左法喇,我仲點會有得唔接受?」然而當我們細心觀察周邊的人群,你會發現「接受一個法案通過的事實」和「接受香港已經完全改變了的現實」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心理狀態。對於「接受」這個主題,屠圖大主教以及其摯友達賴喇嘛這兩個努力不懈的行動派在書中表明:

接受,不是聽天由命,也不是消沉挫敗,對他們而言「接受現實」並不是「係咁嫁喇」,而是亟欲為世人打造更好世界的其中一個源動力。

廣告

當法令為一整座城市帶來入骨的恐懼,恐懼會令到活在此處的人失去關心時事的動力,我們由恐懼說錯任何一句話開始,繼而選擇在「不經意」的自我審查當中逃避、更改生活方式、關於公義的理解甚至政治取態,為求令自己在「安全線」內存活下去,諸如此類種種的生活形態其實都與抗拒現實息息相關,我們越不願、不敢去接受這個實情,這個惡勢力的能量便越大。

接受不是遺忘曾經發生過的一切

縱使我們很少在一個人剛剛身心受到嚴重創傷、肢體因意外而殘缺甚至離世後便馬上對傷/死者或他的家屬說:「接受現實吧」這一類句子,因為這種表達方式實在會予人一種無情冷酷的感覺。

但請容我依然堅決於這個節位上殘忍地邀請你凝視人生中的深淵,回想我們在那漫步過的人生路當中最沈痛的傷口,你自能透過回望發現直至我們願意衷心接受這一份傷口的存在和沈痛,傷口才能夠開始「埋口」甚至轉化,生活如是,社會如是。「接受」更不是要你遺忘曾經發生過的一切,不是無條件地任由惡人展開不公的行徑,那只是要你意識到歷史的巨輪迫使這一代香港人無可避免地活於一個需要不停學習麻木、悲痛、重生、憂傷、絕望、希望甚至原諒的年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