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社會服務當中聽見微小聲音的你

2020/7/6 — 15:27

(資料由九龍塘青年獅子會提供)

在咖啡廳內有四位年輕人談及怎樣回應社會這個老掉牙的話題。面對着九龍塘青年獅子會這個具有一定歷史底蘊的組織,我忍不住向會長 Clifton(蕭梓超)問道:「在這個年代,你的取態是甚麼?」他思索了好一陣子,有禮地回應:

「我覺得身為年輕人,我地唔可以只係停留係不滿到就完,正正因為社會氣氛唔好我地先更加需要去了解社會唔同階層,然後走到去佢地生活緊嘅圈子當中同佢地企起同一陣線上。只要我哋察覺邊到有需要,無論佢哋係無法得到基本生活保障、學童活在知識斷層當中,只要呢個城市仍然有逆勢的一群,即使只能貢獻微小的力量,我哋亦希望可以扶持嗰一批人。」

廣告

在這一個接近沒有「中立」、凡事都無可避免需要表態的年代面前,Clifton 的這一番宣言顯得格外珍貴。

廣告

由無能為力的事情說起

席上除了 Clifton 以外,還有第二副會長 Ray(鄭君賜)和第三副會長 Kammie(周錦媚)一起回溯過去半年那些與疫情相關的片段。Ray 在這個時刻憶述起一件無能為力的事:

「當時我哋有一個會友,佢因為工作性質之故,需要隔離十四日。喺嗰一段時間,會友好驚自己中招、好驚屋企人會受到牽連,甚至開始思考工作同風險之間應該點樣取捨。我身為佢嘅朋友和社友,除咗同佢一齊難過之外,其實係咩都做唔到,十分之無能為力。」

然而事情並沒有止於一份無力感當中,這把屬於同伴的聲音反而喚起了會友之間對於精神健康的關注。Clifton 補充:

「疫情期間口罩固然重要,但係我哋意識到:點樣令到包括我哋自己在內嘅每一個人,可以從苦悶、屈到病、所有計劃都泡湯的挫敗感、無法子與朋友見面、人與人之間嘅疏離感當中搵到出口,對每一個香港人嚟講其實都相當重要。」

這一把聲音往後成為了九龍塘青年獅子會與社福機構民社的合作契機,設計了一系列與精神健康相關的小冊子,伴隨着口罩送贈予有需要的家庭。

吃力不討好當中的盡力而為

言及派口罩,Ray 的反應來得非常直接:「嗰時我哋只係知道好多清潔姐姐因為吃唔起炒價,要冒住生命危險返工。聽到呢一個實況,我哋衡量過得益和風險後,真係好想無論如何都出一分力。」Kammie 在這個節位上亦都回應道:「其實派口罩並唔係無困難的,例如:有一啲清潔公司表明在上班時間禁止員工接收口罩。但係我自己又喺到諗,如果我哋咩都唔做,佢哋就真係好可能同一個口罩用到唔知幾時為止先有得替換。」受益於極高的機動性和將心比己的不忍之情,整個會的會員在短時間內各出奇謀,透過不同渠道籌募到充足的防疫用品,送到清潔工人、基層家庭,以及有需要人士手上。

他們之所以快樂,大概是因為在這一段往事當中,有那麼一批人願意與自己發癲和發夢,從起初一無所有到最後在一呼百應的情況下共同達標。當雙腳落到地面,他們明白一個人坐擁大量物資只會令到更多人無助。唯有透過分享,可以令你和我轉化為大家。

信末——由一道門走進另一道大門

分享似乎是一道通向人心的大門。在分享口罩的過程當中,他們才有機會聆聽那些社會中最微弱的聲音。Clifton 除了倍更瞭解清潔工人工時過長的苦況,亦瞭解到某些機構受限於架床疊屋的行政程序而無法即時回應社會的缺口。Ray 目睹居住於劏房戶中的基層家庭,在肺炎高峰期不敢外出買菜、不知道可以向誰求救的苦況,繼而反思「人人生而平等」的人文價值。Kammie 在探訪獨居長者期間,深深感受到聆聽的力量絕對不亞於得到一個防疫口罩,及後把聆聽的習慣帶到自己的生活中、甚至原生家庭之內。當疫情當中送口罩的聲音此起彼落,最值得一書的內容始終潛藏在細節當中。

後記

完成訪問後,我問了 Clifton 一個問題:「在這個紛亂的世代,你有甚麼展望?」他依舊頓了一頓才回應道:

「我希望更多年輕人可以在這個時代找到一班能夠與自己一起發癲和發夢的伙伴,無論是加入青獅後遇見又好,甚至是在咖啡廳偶然遇見都好。我始終相信有伙伴的人終歸可以用笑容面對任何天氣。」

語畢,西九龍海濱在淡淡日光中下起毛毛細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