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將悼念成為日常的你

2020/6/16 — 17:33

香港人有一句說話:「有嘢留番拜山先講」,莫論你是怎樣理解這一句說話,在華人社會的文化中,與拜山相關的一般都說不上是甚麼好話。然而我們大概沒有想過隨着時而勢易,悼念祭祀的場所離自己住處那麼近、悼念祭祀的對象和原因竟然與社會運動有如此關係、悼念祭祀的時間竟然不是每年一次而是每月一次、發起悼念活動的人與你的相交點竟然並非血緣而是信念。是故我希望以這一封信與你聊聊一個話題:其實我們在悼念些甚麼?

回溯些甚麼

我們一起在那熟悉的街角共同悼念着與自己幾近沒有關係的人、未有真相的事、已經在懸崖邊的社會,甚至悼念着一段未見終點的路程。若果你願意多走一步,便會發現悼念說穿了其實就是一趟回憶、回溯時間和歷史的旅程。當你手持鮮花置身於樸實無華的悼念場地之中,便難免會下意識地為正在發生的行為標上意義和價值。於是我們開始往內心發展去瞭解行禮如儀以外,自己心中正在持守着怎麼樣的一種心態、前往悼念場地的原因,甚至渴望在整個過程當中獲得甚麼。後來至少於我而言,正在悼念着的除了是故人以外,更是崩壞的法治、衰敗的香港,以及這個充滿情緒的自己。

廣告

保持着一份溫度

鑑於有一些人的離去帶有「公共性」之故,在最表面的那一層我們正在共同哀悼一件社會事件,時而加深對於一些人的厭惡,甚至反思一堆關於社會變革的迷思。與此同時,我們有意無意地透過悼念去保留着「一份溫度」。尤其是當香港人經歷過 2014 年那個由失敗和無力感建構的無底黑洞後,我們多少知道一但失去了渴望改變的溫度,就等同失去了歸於自己的盼望。

廣告

釐清心息的空間

此外,縱使儀式相若、內容類近,但是當在每個月份的同一天進行悼念(那怕只是在手機面前安靜片刻),我們委實是在繁忙至極的生活之中,為自己騰出一絲空隙,並以恬靜在空隙之內營造一個回溯心靈歷程的空間。疲憊的人將受益於這個空間,得到一個釐清心息和情緒的機會,甚至在一微秒間看清自己在整場運動當中的心息變化。一年下來的情緒混合着希望、絕望、積極、無奈、不憤、認命、自愛和自責等狀態。

言明苦痛的作用

閱讀至此,你或許會困惑:我們為甚麼需要發現這些情緒?

在這個過度資本主義化的社會中,但凡無法明確定義「實際功能」的活動都普遍被歸類為「浪費時間」,可是我必須在這個位置上為你指出:現代人的情緒往往就像一捆「打晒結」的耳筒線。當不同的情緒同一時間交匯在一點,我們會因為無法有效地表達和講述那份「苦痛感覺」是甚麼,以致整個人深陷莫名的鬱結當中。在這個時刻,有一些人會迫使自己去「發生更多的事、做更多的事」,以麻醉和掩蓋自己的難過,導致身心都不勝負荷為止。

信末

直至我們願意人生中擁有凝視這一顆內心的時間和空間,把這捆耳筒線慢慢解開,我們才得以言明自己不同時段正在遭承着甚麼樣的「苦痛」,以及其真實名字。在那個可以言說痛苦的時刻,「悼念」會由一件公共事件內化成為專屬你的時刻,並且轉化成一道治癒的大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