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屬於這個年代的生死之交

2020/5/16 — 9:57

我深信但凡用心關注今天先後三個政府記者會的人,都難免會對如此荒謬的香港感到窒息和絕望。我們無法安慰自己,亦不知道如何安慰別人。似乎在暗地裏,我們倍更傾向相信在有生之年都無法看見所謂「重見光明」的可能。而正正因着無法向外求變,因此當下的苦痛和脆弱反而成為了我們最忠實的盟友。既然在這個批鬥的年代,被受壓迫的一方難免脆弱,那麼我們不妨藉一封信,初探脆弱背後盛載的種種。

脆弱令我們走在一起

當撐警會公開報告認為 7.21 當日警方沒有與白衣人勾結、林奠重申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教育局要求考評局取消文憑試歷史科有爭議的試題、22 歲救生員承認暴動罪判囚四年⋯⋯ 在這個四段式的苦痛面前,我們是沒有辦法、甚至沒有需要強迫自己在短期內「堅強」起來。因為一時三刻的堅強無法換來改變世界的堅忍,因為當你放眼一看便發覺我們心疼的人和事其實都是一些脆弱得不知所謂的事情。

廣告

例如:那一些被打到斷手斷腳的抗爭者、那些在 721 當中被黑幫毒打至無力招架的無辜市民、那一批被黑心警察侮辱至失去尊嚴的生命、那些失去摯親的家人、那些無家可歸的年輕人、那些被教育局以政治之名影響考試結果的學生,以及每一個被恐懼侵擾至無法入睡的你。當全香港每一名受壓迫的人都與「脆弱」密不可分,「脆弱」反而成為了人與人之間的「最大公因數」。換而言之,我們可以透過專屬自己的脆弱令到抗爭者彼此之間產生最真實的相互扣連,因為你不是用腦筋去理解對方的苦難,而是用生命去設身處地經歷對方身處於這個年代的苦與悲。在脆弱的前設下,我們才足以成為屬於這個年代的生死之交。

Be Kind

廣告

在過程中,我們將無法遺忘彼此眼神中的那股無奈、相目而視但欲言又止的那份無聲靜默,以及重逢時的千言萬語⋯⋯ 因此若果此時此刻,你的生命中有這樣的一個(群)人,沒有強迫你急於重新出發、沒有強加自己的意見給予你,只是默默地感受和接納這一個脆弱的你,接納彼此放負、燥動、靜默,甚至逃避,那代表着在看似寸草不生的年代,你們的關係卻因為絕望而長出了暴政無法帶走的花卉。因此我懇請你依然捉緊選擇的自由:Be kind to yourself, be kind to your friend in life and death。然而在善良的同時,甚願我們不忘嫉惡如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