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希望用盡豬仔錢罌啲錢圓一個夢的你

2020/4/21 — 9:48

日前在報章當中得知年僅五歲的你,為了幫助自己的足球愛隊列斯聯留住由英超球隊白禮頓外借的球星賓韋特,因而去信予白禮頓足球隊主席,提出希望以一己之力在季尾買斷22歲年輕中堅賓韋特,更以真摯的字句以及誠懇的筆跡表示自己願意傾盡豬仔錢罌當中的15.07英鎊積蓄進行是次交易。你那看似天真的行徑多多少少感動了活在地球另一段的這一個我,因此縱使我們這一生中未必有機會相遇,但我仍然銳言效法你的行徑,為你寫下這樣一封信以表達內心那一份無以名狀的感動。

你可以去到有幾盡

香港人近幾年流行一句話:「為了XXX,你可以去到幾盡」,這一個問題你在出生後的二千天內已經交出了一張非常亮麗的成績單:「我可以傾盡仔錢罌中的所有」。然而,我希望隨著你日漸長大,這一份傾盡所有的精神不但沒有隨著現實世界的殘酷而埋沒,更倍加瀰漫在你那擁有無限可能性的生命當中,因為願意付出本來就已經不容易,更何況你的付出是毫無退路的。

廣告

在成長的旅途上難免會遇上一大堆和你持有相反意見的人,你覺得十分重要的事情他們會覺得不值一提,他們總是喜歡為你的想法貼上天真、白痴、無知等等的標籤。就好比如說你希望買斷球星的這一個行徑,有一些人會認為你不切實際,甚至質疑當今的教育制度出現了甚麼樣的問題,其因也許在於你的行為在「平凡人」的眼中實在是「怪怪的」;但與此同時我亦都希望向你指出其因亦有可能在於:你對生命有一份他們沒有的想像。

想像力是一鼓很大的能量,想像力能夠令每一個人內心的想法化為無限的小宇宙,甚至令整個社會的天空因而變得更寬廣遼闊,但是對於井底之蛙而言,牠們永遠都無法得知大海長甚麼樣子。我向你說出這樣的言辭並非無病呻吟,就在我身處的社會當中就瀰漫著一大堆不願付出,亦沒有想像力的人,他們的存在多多少少令到整個社會無法向前多走一步,而惡果將由全香港人一起承擔。

廣告

為了自己又可以去到有幾盡

這一批人實在是有點「奇怪」的,在武漢肺炎肆虐的今天(到你大個再自己wiki一下係咩喇)他們一方面口口聲聲希望疫情盡快過去,卻又從來不會要求自己作出最好的防疫準備,不會作出有效的自我隔離、不會隨時隨地以口罩好好保護自己乃至身邊的人,而且會在新增個案見零的今天買好機票作好旅行和公幹的打算、甚至在無人的街道上除下口罩咳嗽。他們沒有你那願意獨自承擔責任的勇氣,反而習慣把完成一件事情的責任轉介在別人身上,而不是試圖加諸於自己身上並為著共同的目標而搏盡。

另外,他們亦因為擔心經濟轉差會影響自己生計之故,因而對於不穩定的社會情況極度敏感。對於不時發生的暴力抗爭行動,他們會放下憐憫並表示不能容忍、極度反感,認為抗爭者就是「斷人衣食」的原兇必須嚴懲;但是對於鄰近地方傳來的致命病毒卻又抱持異常仁慈的心態,就算眼巴巴看著整個香港因為政治之故而被惠譽下調香港主權評級至AA-,就算親身經歷因為肺炎而陷入的蕭條和GDP大倒退,他們都依然能夠對極惡的一方無動於衷、處處容忍甚至報以憐憫,沒有要尋找真相、嚴懲「鄰近強大地區」的意圖。

因為他們擁有對於正苦派錢救市的想像、擁有以武力打壓抗爭者的想像,但是對於香港的所謂未來、自由、民主卻只能夠流於一片空白。

信末

正正因為我城並非每一個人都擁有與你相近的質素,因此你的故事才令我流露出最純粹的感動。親愛的歐頓,我多希望和你一樣在自己最應該在乎的事情上傾盡所有去珍惜、去爭取,縱使整件事情最後徒勞無功,縱使在旁人眼中我正在努力的一切是多麼不合理,多麼不實際,多麼天真和無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