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帶上 Made in Hong Kong 口罩的你

2020/4/15 — 9:39

今天友人 Y 把一盒口罩煞有介事地親手送到我這一雙早已因酒精搓手液而脫皮不已的手上。拿着湖水綠色的盒子,最吸引我的並非「非賣品」三個字,而是左下角大大隻字寫住:「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然後當我帶着這一個口罩與其他朋友會面時,朋友用艷羨的目光,配以手指,指向口罩上的英文字母問道:「你點解會有呢個口罩嘅!?」

這一個畫面令我開始思考朋友報以艷羨眼神的原因為何。後來我發現,其因不只是口罩的生產地,更是在這個時代,「香港製造」這四個字背後蘊藏着香港人對彼此許下的承諾。為你細書此篇,分享一下這一個有趣的思考過程。

由看別人面色開始

廣告

雖然不情願,但我必須承認帶上口罩的那一刻,心中難免有一份滿滿的「自豪」。這個舉動無疑地加深了我對「香港人」這個身份的認同。

回想這幾個月香港人經歷了許許多多因着武漢肺炎而帶來的傷害和不便。想起那些通宵排隊買口罩的畫面、那些你爭我奪的無奈,以及香港人因為正苦無能而落下的眼淚。歸根究底,除了因為當權者不仁外,其因亦在於香港太依賴進口,太習慣以利潤作導向去思考「應該做甚麼生意去賺得最多」,而漠視了生而為人的基本內需問題。因此在疫情初期,我們實在是窮得只剩下錢,拿着資金去不同的國家看着別人面色做人。

廣告

重新介紹自己

然而隨着商家的注資(真係有排都未到正苦),口罩輕工業輕微復甦。香港人在可見的將來,有能力為本地穩定地供應口罩,解決內需問題,而不再需要仰人鼻息。以上種種委實予人一種「復興」的感覺。這一種「復興」有別於小粉紅看見火箭上寫有漢字(仲要係殘體嗰隻),便覺得「國家開始強大起來了」的情感需要;這一種「復興」更像是香港人透過產品向世界重新介紹自己。至少,我們試圖去說清楚「香港製造」和「強國製造」不止是地域上的分別,更是有本質上的分別。

長久以來的受害者

香港人長久以來就是強國劣質產品的多重受害者:火車會壞車、手機會把資料在未經同意下送到神秘的伺服器當中、叉電會爆炸、蔬果農藥超標、肉類會有獸藥、TG 含毒高出國際標準幾倍、興建大橋會「又貴又唔穩固又無人用」。只要是出於強國的產品,我們一概不想、也不能信任。與此同時,港人又飽受外國人難以(或無興趣)理解「香港人不等於強國人」這個被歷史因素所影響的身份和概念,導致外國人不時有意無意而是 L 但把兩者並列為「接近相同」。

互相許下承諾的能力

然而我確信共同經歷憂患的你我,就算不發一言都已經相當清楚明白彼此一路以來飽受冒牌、不可信、次貨、海鮮價等問題所帶來的困擾。因此一個標明「香港製造」的口罩就像在說:我知道這一路以來你面對着的是甚麼,最擔心的又是甚麼,甚至最難受失望的是甚麼,因為當你經歷的時候,我也在場。

我會說帶上這一個口罩之所以快樂,是因為有一批香港人因着痛港人之痛,而試圖去解決一些共同的困境、一些共同的傷口。無論你覺得我是太天真,又或是商人太高明,於我而言,Made in Hong Kong 象徵着的就是一份因苦難而生的信任。縱使這一份信任至今仍然十分幼嫩,但是能夠從裂縫中長出的小草,任誰亦不能小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