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往年今天沒有想過大遊行會帶來影響的你

2020/6/8 — 20:07

攝:朝雲

攝:朝雲

必須承認,至少我當初就是其中一個對遊行不敢抱有任何希望的人。這種不敢寄以厚望的原因大概是因為相同的劇本,已經在過往十多年間上演過太多太多次:走上街頭、癱瘓路面、正苦時而讓步、時而無動於衷之後,香港人依然善忘,一如以往地如常工作,如常吃喝,如常求生活而不去思考生活為何。然後厭權以不同的樣式把惡法拆裝上市,原本健全的法制一塊一塊被改寫、舌噬、蠶食至至面目全非,公義的女神因而失去保護此城的能力。後來,不知道是我幸又或是不幸,二百萬的流水在石頭上滴出了一個小小的缺口,揭示出政權對人民覺醒原來如此恐懼的實相,不論你相信與否,反正我們在過往一年間每天都感受著這一個缺口所帶來的跌蕩和變化。

政權在恐懼甚麼

回憶始於那一場連玻璃都沒有裂一片的大遊行,政權恐懼我們優雅的集結,因為非暴力公民抗命感召了全球的良知和支持(除了特別強的國家外),後來政權恐懼抗爭者手上的雨傘和戴在臉上的豬咀,因為縱使政權可以運用公權力禁止物資進口,卻無法禁止這些代表「追尋自由」的符號散落在香港人腦海的四周、十八區的四周,然後政權恐懼因著無法從CCTV上得悉真相而生的火光烈怒,因為這些土法炮製的星火並非單純用於破壞,更是城市中有一群人希望用另一種方式去燃點希望的證明,政權隨後恐懼721這個數字,因為數字背後代表著正苦內部失控的人治實況、無紀律部隊公然與民為敵、勾結鄉黑以及整個體制的自甘墜落,說到底這個政權就是恐懼願意因大義而集結的你我。

廣告

以恐懼治理恐懼

是故在往後的日子,暴政為了解決如此這般的恐懼,在一年之間便不惜一切地為我城設下形形色色的關卡:以大量的謊言試圖去愚弄香港人、以惡法加深人與人之間的不信任,甚至運用律法之力迫使擁有同樣理念的人放棄同伴、以告密換來自保甚至為「過得好」而主動投誠、以更具殺傷力的武器去上演不願屈服的「下場」加深每一個人的恐懼,直至我們就連點起燭光在街上悼念都得穿上自我防禦的裝備,走每一步都需要提起最無力的心,吊著快將失去的膽,香港人不知不覺由一雙從容的手,突然變成時時刻刻需要捉緊的拳頭,我們都是活於恐懼長夜的族群。

廣告

信末

歷史以時間告訴我:有時候,活著似乎比死亡更需要勇氣。當滿城盡是鋪天蓋地的關卡和監控,叫人活於「無力對抗、沒有出路」的氣象當中,氣餒並不是罪,想放棄也是自然。

但親愛的朋友,我們目下的「逆境」多少就像連儂牆上,那些為了遮蓋文宣的石屎和油漆,短期內縱使我們未能再次發生二百萬人上街集結的畫面,縱使心有多累,活得有多厭世,但只要那些追尋公義的種子實實在在植根在那片心田當中,就算石屎和油漆有多厚,有一些花朵始終會隨著血與淚的灌溉而重光,終有一天香港人會因為苦與痛而得益、自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