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從伊利沙伯醫院逃去無蹤的你

2020/12/20 — 10:1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好話說在前,對於你逃出伊院這一回事,我沒有感到很驚慌,也沒有覺得很正確,只可以說有點怪你不得……同樣的行為如果發生在幾年前,大家大概會群起攻之吧?但時至今日,正苦的管治喚醒了香港人對於何謂「有害」的批評能力,並不是我想對於病人逃走毫無反應,而是我的反應一早已經被當初的封關不力、後來派發抗疫能存疑的口罩,以及朝令夕改的抗疫政策通通耗盡。在走了一個病人與一整年的抗疫災難各種經驗相比,我們還是知道孰輕孰重。經過了快一年的口罩生活,香港人並不情願,但已經被迫具備了一種韌性去理解任何「中招港人」的無奈和失常,因為當中的疲勞令人痴線,當中的疲勞令人禁不住說句:「是但喇」,當中的疲勞令人想起子華神的一個show 名 -「唔黐線唔正常」。

因此我必須再三言明逃出伊院不是一件正確的事,而奈何在這個社會當中失常似乎才是「正常」。

說起逃離,大概沒有一個香港人不想逃出如此令人窒息的現況,沒有一個人不想離開充滿憂鬱的氣氛,沒有一個人不想呼吸最自由的空氣。因此,這個病患的逃跑似乎只是從一個病牢逃進另一個病牢,你的自私我自然無法幫口,我亦甚願病毒不要染得成行成市,但目睹整個社會已經漸漸演化到所有逃亡都只因對自由的嚮往、對萬惡的抵抗,那麼我唯有許下所有良善都得以逃離委曲的卑微願望。

廣告

63 歲男確診者 李運強,警方圖片

63 歲男確診者 李運強,警方圖片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