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找到心中那座悼念神殿的你

2020/6/5 — 18:21

在悼念就是罪名的這一天,大家似乎都受着年代的悲痛所驅使,禁不住向內仔細觀看、聆聽自己的內心,然後我們都赫然發現原來心中是有那麼一座專屬自己的悼念神殿。因此我們點起燭光,甘冒被拘捕的風險,朝着心中的悼念神殿出發。當我們愈是走到獨處的地方,便愈發現自己與整個世界同在。是故在這一個長夜,我在同一個充滿燭淚的維多利亞公園中看見你,在旺角那一條我們共同落過淚的街道上看見你,在每天途經的公園邊聽見你。就連那一張從來都不起眼的長椅,都因着你所點起的火光而顯得份外耀眼。

是罪名令我們靠得那麼近

在諸多悼念場域當中,旺角街頭點起的星火難免令我感慨良多,因為這個地方在這一年來,除了是街道也是戰場,是聚集點也是分離處。這些因素令到我們的內心自然而然地倍更靠近那一班命送廣場的民運人士。因為我們都同樣嘗試過以血與淚去爭取訴求,都在威權面前每天被迫咀嚼着無力感、悲痛、怒憤、矛盾、有一天沒一天,甚至自責。正正因為站出來有需要背上血的代價,我們才能夠以被壓迫者、甚至同路人的心情,去回溯這段歷史,以及瞻仰那些被遺忘的名字。

廣告

專屬於這個城市的一盞燈

此時此刻,我想起 Joseph Campbell 的一句話:「凡是有『英雄』出生、奮鬥、或通過試煉回歸到虛無之處,該地便被明確標示和神聖化⋯⋯ (後來)走入神廟並前進到聖堂的人,乃是在仿效原始英雄的行為。」因此我認為在悼念就是罪名的今天,你不只是甘冒風險走上街頭的悼念者,更是隨着心中所領受而試圖學習成為高舉年代價值的點燈人。你正在試圖為城市當中那些深陷恐懼的人點一盞燈,明確地表示有一些事件和價值我們不能夠輕易忘記,在壓迫面前更加不能夠輕言放棄。換而言之,你正在仿效着心中那一個理想的存在樣式。Joseph Campbell 把這些勇於承擔社會責任、堅守年代價值的人稱為「英雄」。

廣告

信未——專屬自己的悼念神殿

與此同時,當朝着心中那一座專屬自己的悼念神殿出發,腳下的每一步都會令我們倍更發現自己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心中的悼念神殿之所以專屬於你,是因為沒有人可以代你去發現命定中最「應該」珍而重之的人生、人文價值——無論那個價值是「建設民主中國」、又或者是「唔 L 相信會有民主中國」。這一趟尋找人生價值的歷程,必然是既私密又重要。

當你能夠清晰地發現那個自己最珍而重之、甚至想把人生無條件投放於當中的價值,那麼在往後的日子裏,你所悼念着的再也不只是六四的英靈,而是這個世上所有民權運動中與你抱持着同樣價值的人。這些先來和未來的靈魂,都將與你超越時間地結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