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把防疫物資變成管治手段的你

2020/2/1 — 12:19

市民排隊買口罩

市民排隊買口罩

這已經說不上是陰謀論了吧?正苦並非發緊夢,不同的資料越見清晰的令每一個香港人就算說不出都可以打從心底感受到,這是一種管治手段。死不封關及刻意令到口罩供應出現恐慌都已經令整片城市走進撕裂3.0了,我甚至有在想不如乾脆明天就把口罩列為合法貨幣算了吧?現金在這樣的管治手段面前都已經變得與當年日本軍票無異。

今天最新消息是連當年SARS醫護人員用於防疫工作上的P100防毒面具濾棉都一棉難求(小知識:P 代表抗油(RESISTANT TO OIL),有效阻擋住油性粒子。100代表隔阻 99.97% 以上 0.3μm 直徑大的粒子,解讀:姐係總知好勁咁解。),我覺得都走到這一步自然就沒有懸念,防疫物資的威力已經大得可以以恐慌治港了。

打從心底我真的不想相信這個是事實,特別當城市的恐懼已經如此飽和的時刻;但每當我把這一個月的現況推算一次便即覺嘔心一次,究竟香港人做錯了甚麼要活該受這一種罪?我們每一天就像置身於馬戲團當中的動物一樣,被正苦用無止盡的時間以恐懼調控著一樣,就像是說,直到你們習慣不再反抗政權為止這個重典才有機會得以緩和;在另一方面我們又像一隻不停在找尋胡蘿蔔的驢子一樣,甚麼地方把胡蘿蔔掛出來,我們的心便歸於該處。

廣告

是不是說有一天我們要被訓練到一個點,覺得紓解基本人民生活所需都份屬皇恩,我們都被馴化到跪地謝主隆恩的地步這個懲罰才終告一段落?那麼又是不是意味著在可見的將來,我們都要時時刻刻討好政權的臉色,唯恐這一個喜怒無常的正苦一個唔該又「被迫」開放關口接收無定向病狂的移動病菌?然後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在可見的將來又再發生一次?

廣告

「我已經難以再信任別人了」妳對我說。

信任的成本原來是那麼的高昂,一但失去了信任,沒有人知道要多長的時間才可以治癒;在一段關係當中沒有信任便難以看見未來,便再也難見希望,人與人之間如是,人民與正苦如是。我覺得失敗城市的輪廓已經出現在每一個人的樓下,在每一個街角,在每一家日用品供應商成形了,漸漸的我們不再相信公義,漸漸的我們不再相信人性,我們只想到要活自己的命,只想用最短的時候解決最貼身的問題然後逃之夭夭。

於此我需要問一個問題,最後由問題的制造者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並有效地解決這個問題,是不是如果有一天疫苗救港,我們便可以為著這一種不仁對待說一句OK?

我唔Q理你O唔OK,反正我點都唔那OK。

因為我無法忘記在疫情中,不知道有多少個家庭,由發病那一刻與摯愛告別後,下一次見面已經是被火化了的骨灰,這種難受任何人都絕對不想亦不能接受,沒有人配得天生就以這樣的方式與自己深愛的人告別;

因為我無法忘記在這一個被馴服的過程當中,我們的人命對於管治者而言是有多廉價,不惜眼巴巴看著城市充滿一條又一條眼目無神的人龍,要迫到醫院內的工作人員甘冒法律風險偷走醫療物資以作保命,仍然至死不渝地拒絕有效地輸入防疫物資,再以一句又一句的謊言、無助於世情的行政措施愚弄港人,直接把香港人置於無有希望的環境當中不顧。

防疫物資出現的本意是確保奮不顧身保護社群的人得到幸福和快樂,不是成為代用貨幣,不是滿手鮮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