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抽血時不戴口罩的你

2020/3/28 — 14:19

 圖片素材來源:《恭喜八婆》劇照

圖片素材來源:《恭喜八婆》劇照

香港人說你「黑」並不是無緣無故的。

香港人說一件事情「黑」總有一些原因,例如我們看見一些人暗中勾結,令港鐵範圍內出現完全沒有規則的時份,令到平民無辜受襲,這種「黑」叫做「官商鄉黑勾結」;又例如,當我們看見一些人濫用暴力卻仍然在法記者會上大放厥辭,這種「黑」叫做「顛倒是非黑白」;而又基於這一種顛倒是非的風氣為香港人帶來由心而發的不信任,我們會認為這三萬人基本上都是一個模樣的,這種「黑」叫做「天下烏鴉一樣黑」;但我們少有希望烏鴉整個族群都死去,因為烏鴉的黑基本上是無害的,既不會感染人類,亦不會殘害忠良。總括以上種種行徑,再加上你今天因為濫用「不帶口罩的自由」,而令兩位抽血員被列為密切接觸者,要隔離檢疫14日,香港人別無他選地只好把這一種人統稱為「黑警」。

廣告

濫用權力

因為工作的緣故你對於法例和「權力」自然有著基本甚至過人的理解,而這些有關法例的理解和使用公權力的訓練原本是用於保護有需要的人,但你卻長期濫用如此種種的知識和權力,囤積著不同的社會資源以自肥成為特權階級,滿足那一種脫下軍服後甚麼都不是的空虛感。

廣告

例如你知道沒有一條法例叫人必須於醫院當中帶口罩,你亦知道醫護對待你們的態度說不上十分歡迎;你甚至知道該兩位為你抽血的抽血員大不了,亦都只可以呼喚保安員來處理你沒有帶口罩的「突發事故」,說到底你只要全副武裝走到香港的每一個角落,你都知道大家根本「奈你唔何」,因此無論是為了一時的方便又或者是有意無意突顯自己的特權、尊貴,甚至是一種習慣了與人為敵的習性,你都處處展示著自己對於濫用權力的依戀和快感。

當你的同袍巡視青衣長康邨以及啓德郵輪碼頭時,那一種囤積自肥的特質更是表露無遺,別人的人命對你而言根本就不在考慮之列。換位思考對你們而言根本毫無意義,你們只需要不停地以類近被害妄想症的心態,加厚自己的同溫層以及對「外人」作出防範,說服自己全香港人都欠你們一個公道,說服自己代表著正在被受「迫害」的「和平正義」,便可以把所有去人性的行為、去理性的決定合理化。

強求他人,放過自己
 

最令人討厭的實在要數那一種雙重標準,當你們在路上以去人性化的行為剝奪抗爭者的人權,有失人道立場的方式去對待被捕人士的同時,在醫院中你卻需要別人必須要以人道立場去對待你(其實真係無人歡迎你地嫁真係...),在治療的時候生怕被報服,又要求醫護人員視你為一個普通病人、一個香港人;然後呢?當你希望擺架子的時候就以法理之名務求合理化自己的行為,甚至獲得更優於常人的待遇。

當醫護人員「搵命搏」把郵輪上的人接往醫護車,把長康邨的人流接走時,你們又有沒有一刻重視過別人的工作需要,有沒有一刻覺得過自己濫用了保護衣?你沒有。當你奮力把抗爭者的手腳打斷的時候,你有沒有意識到你眼前的其實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你沒有,你們壓根兒就是濫權上癮。

再然後呢?當出了問題,行為出現了偏差,第一時間把責任推向公共關係科為你「埋單」,而埋單的方法說到底就是:「無論對錯,你都奈我唔何」,從來不會改善,從來不需要自我反省,除非水炮車擊中了清真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