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捐薪水捐得令人作嘔的你

2020/3/1 — 10:02

告訴你一個故事,我認識一個人他在武漢肺炎肆虐期間賣假口罩,除了口罩不具保命效果外,更在包裝的盒子上寫上假的BFE和PFE 數值。當我試圖阻止對方的時候他是這樣回應我的:「到個用家俾人隔離緊個時,佢都唔會知道係因為自己買左假口罩喇,仲點會黎煩我呀!」對,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怕被用家報復而不是怕用家死去活來,與此同時他亦認定用家無力報復;這個原理就和你這一批一直以投票方式默許獨裁的人一樣,你認定了自己只要在這個遊戲中一直玩下去,香港市民「點都奈你唔何」。然後當我再試圖阻止對方的時候,他再回應我說:「當我揾夠的時候,咪做下好心送幾十盒正牌口罩比有需要嘅人囉!呢啲錢就算我唔搵都仲有大把人搵喇。」你有沒有覺得這一種邏輯和你今天捐薪金的原理很相似?由23條、領匯上市、反高鐵、大白象工程、反送中、封關到警察加薪,你一直都樂於成為幫凶利己害人,然後呢?今日香港人有難,你開記者招待會說捐出一個月的人工「幫助疫情下困難人士」,我想問疫情下香港人有困難的原因是甚麼?是因為天災嗎?大家都心知肚明是因為人禍!你令到大家深陷苦海還要衝出來扮甚麼英雄?所以說狗改不了吃屎,禮義廉就是禮義廉。

贖罪券

可能你很想彌補,但你想彌補的說到底就是你的形象吧?你可知道有一些武漢肺炎患者在發病後很快便被隔離,其家人下次再與他/她再見面的時候已經是白骨了,你覺得捐贈甚麼可以去彌補這一段獨自面對病患的過程,去彌補未來再也無法與他分享生命的遺憾?我亦知道有一些人在反送中的過程中,上一秒仍然與對方相約好今晚在家中再聚,下一秒再下一秒到到今時今日仍然消息全無甚至天各一方,就憑你這一種渾人可以捐贈甚麼去縮短這一段距離,這一道回家後無法再與對方擁抱的距離,你又知道有多遠嗎?你覺得我偏頗對不對?那麼你不常常說「孩子是無辜的」?你覺得捐多少才彌補那些小孩子樣子被貼在校園外,大字標題報導其父母是警察的童年陰影?你應該捐多少才可以彌補獨居長者在2020年最冷幾天無法在超級市場買到食物的苦澀?我再問你,你覺得捐贈多少才可以令自己變回一個人而不是一隻過街老鼠?

廣告

消業障

捐款本質上是無害的,但當你開始學習以捐款的方式去表現自己「愛香港」,我就覺得你實在是把香港人當白痴。跟風已經夠難看,要以捐薪的方式去証明自己仍然具有「良知」也就實在嘔心。聖德蘭修女有沒有需要以捐薪的方式去充實自己的信德和良知?甘地有沒有需要以捐薪的方式去展現自己是一名「非暴力」的信徒?你會選擇以這一個方式說到底就是因為捐款對你而言的傷害最低而已,整件事都「拮唔到肉嫁」拜托!

廣告

再者,你手上的錢本來份屬納稅人,當你把這些原屬納稅人的錢去掉良知再柒上鮮血後,你覺得就這麼一個月的月薪能夠償還最低還款額(Min Pay )嗎?口頭說甚麼「讓更多有需要的市民得到支援」,實在的是你以為捐了一個款便在消業障吧?又或是你覺得只要捐了人工便無需直視自己一直累積下來的惡果?就如那個賣假口罩的人所言:「當我揾夠的時候,咪做下好心送幾十盒正牌口罩比有需要嘅人囉」!在我眼中,你比賣假口罩更令人厭惡。

「別小看自己,你有一種特質是無人可代替的」她曾經這樣對我說。

香港人最缺的就只有良心,口罩我們大不了飛到世界各地找,但良心只可以在赤子身上尋。當你擁有一顆良心就算金額再少能力再微,都足以影響受惠者的一生,要不然捐再多的款項都只是為著下一次血流成河、病患成災鋪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