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收到口罩卻不敢答謝對方的你

2020/4/18 — 10:46

圖片來源:謝志偉 facebook

圖片來源:謝志偉 facebook

話說,T 同學一直是班上特別的一位。有人總是說:「這個世界上其實沒有 T 同學,她其實是『強』同學的分身」。有人說:「就只有 T 同學自己可以代表自己」。又有人認為:「T 同學由始至終都是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所謂的 T 同學。」不過就如你正在面對着的一樣,同學間陸陸續續地受到武漢肺炎的侵害,一些同學整個家族都受到大規模感染,甚至需要封鎖家園以控制疫情。而 T 同學的族人卻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健康,每日新增感染案例一度跌至零,其防疫表現甚至強悍得可以送出大量防疫物資去幫助多位同學,可說是為別人紓災解困的良好典範。

G 同學和 J 同學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分別接受了 T 同學一百萬和二百萬片口罩。

G 同學收罩之後

廣告

然而,這世界並不是說當個老好人便能交上好運氣。G 同學收到口罩後縱然滿心歡喜,在禮貌上亦應該公開感謝 T 同學的援助,但聽說是因為生怕招來另一位非常「強」的同學不滿,因此說不出「感謝 T 同學」這句簡單直接的句子。於是,在公開感謝的時候採用了「我們對『其他同學』提供給我們的援助感到感激」這段說辭。有趣的是,G 同學的家人得知 G 說出如此失禮的句子後,主動向 T 同學及其族人賠罪,並指責 G 同學的說辭令族人感到「相當尷尬和可恥」。

T 同學的族人接收到如此說辭後,亦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有人暴怒:「其實我們不是佛地魔」。有人把人命放在首位:「救人如救己,T 族人不求回報」;有人則把關係放在首位:「族人與族人之間真心的『交往』是最重要的,T 族人樂觀知天命,努力又堅強,希望贏得同學間的友誼。」。有人更把濟世當成己任:「T 族人應繼續堅持(即便對方無法表達感謝),而且再捐更多給有需要的同學」。而 T 同學的對外發言人亦聲稱:「盡同學義務,不求謝意」。當然不得不提,T 族長有禮地給予 G 同學一道下台階:「相信他們感謝在心」。

廣告

J 同學收罩之後

另一邊廂,與 T 同學坐得較近的 J 同學,收到二百萬片口罩後,在三天之內兩度感謝 T 同學。對外發言人感概地聲言:「彰顯了彼此互為『患難見真情』的重要朋友」,以及「真的很感謝。武漢肺炎是人類共同的威脅,強化不同同學之間的攜手合作是必要的」。其態度與 G 同學相比,實在是大相逕庭。

不過我需要說清楚的是:J 同學並非由第一天開始便那麼勇敢地向 T 同學致謝。

話說 J 族人在 2011 年 3 月 11 日,面對着自然災害而死傷無數。T 族人全體向 J 族捐贈了「200 億日圓」的金額,希望助其渡過難關,可是 J 族人同樣礙於「強族」的壓力,而未能直接答謝 T 同學的捐款(係唔係好似曾相識呢)。那麼究竟是愛還是責任,令 J 族人今天以 360 度,啊唔係⋯⋯ 係 180 度的轉變,勇氣滿滿地公開答謝 T 同學呢?其答案簡單直接:因為 J 族人是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選出族長,所以這「一聲答謝」可說是有賴族人已經互有共識基礎而能夠放聲疾呼。

信末

讀到這個位置,你可能不禁會問:「T 同學怎麼會有那麼多口罩呢?」其實這是 T 同學長期被同學之間排斥的結果。2003 年,T 族在 SARS 疫情下承受到巨大的傷害,及後 T 族人痛定思痛,發現求人不如求己,於是撥出專款,進行防疫體系的強化,及防疫醫師制度的建立。還有,對新型疫情的應變準備,當中包括:啟動疫苗自製、抗病毒藥物和口罩等防疫物資的儲備等等。以十七年的時間強化自己「未炎儲罩」,才會有今天如此亮麗的成績,實在就是兩個字:「爭氣」!

當然,有一些朋友還是會說:「T 同學做咁多嘢,都係想埋堆啫!」這想法也不盡是錯。不過,反觀旁邊的「強」同學,他正在以高出幾倍的價錢,把較早前從 M 同學家中買來的口罩,賣回給 M 同學。

順帶一提,這確確實實是一個關於同學之間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