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收到呀特首恐怖熱線的你

2020/3/7 — 12:10

圖片素材來源:《國產凌凌漆》、林鄭月娥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國產凌凌漆》、林鄭月娥片段截圖

「呀X生吖?我係特首吖,你而家喺深圳住緊呀?」而你的回應是:「你都CLS」!

這一個在電光火石中爆出的回應可能是因為你覺得正在被人玩電話、亦都可能是比衷心更衷心的「真心說話」,而這一個反應如此有趣,趣得令我禁不住要為你寫這樣上綱上線的一封信。當我翻看一下新聞,發現林奠委託工聯會寄藥去廣東省及福建省,協助因疫情肆虐而無法返港的人士,其原因為:「不少居於內地港人一向需要回港就醫、取藥,但在港已無居所,港苦因而希望向他們寄藥協助」,以上這個背景就是這個通話的前世今生。

然而當我試圖把自己代入你的世界,有兩個問題馬上浮現:是甚麼緣故要一個香港人在香港「已無居所」?又是甚麼原因令一個香港人「無法回港就醫」?

廣告

責無旁貸

正所謂家家有本難唸到爆的經,我相信你無法在香港「安居」的背後一定擁有一串堪配拍成電影的故事;但若果我們言及流離失所的真正成因,正苦的房屋政策滿有漏洞始終責無龐貸,說到底就是正苦無法擔起「安居樂業」這四個大字才造成這一幕又一幕需要穿州過省才得到的包裹;當我們再去追索那些關於「無法回港就醫」的原因,其成因不正正是因為這樣一個愛面子、置人命於不顧的XX正苦以及她背後的那一隻無形之手?一個無法接受真說話的社會再加上無法接受自己控制不了疫情的獨裁者,換來的就是全世界一起與武漢肺炎「攬炒」的今天。

廣告

致電給你的這一個人表面上是問候,在她而言更可能是一場挽回民望的「關心緊你」,但對你而言卻更像是被仇家「搵上門」的恐怖熱線;恐怖在於你知道令你走進囹圄的人,正正就是這一刻「問候你」的人;在於隨著這個熱線勾起的是那些我們都只能夠盡力以亞Q精神應對的當下處境,因此電光火石之間唯有以「CSL」去逃避對「呀特首」以粗口興師問罪的情感,以及表達「六合彩又唔見我中」的概嘆。

「不適當的時候,就連關心也會成為毒藥」這是妳教曉我的重要一課。

羞恥之心

而另一個我樂意無限放大的位置,就是那一種不以自己的官位為恥的姿態,我們已經分不清她是過份自信又或者純粹因為同溫層太厚而活在無知當中(特別當同溫層只有自己一個人)。

這一個對羞恥無感的姿態令她無需體諒「無紀律部隊」千叮萬嚀自己的孩子要保護其身份的焦慮,亦無需了解一大批曾經的影視紅星因「良知所誤」而失去了粉絲的愛戴,變成過街老鼠的感受;因為她以一己之力開展「無恥便無敵」的年代,她似乎認定了自己的貢獻,比全政府所有人加起來都要多,所受的苦難在天主教當中理應封聖,因此別人的苦難實在難以和她所默默承受的因果相提並論,以她在鵝頸橋下的受歡迎程度而言,無法回港就醫的你顯得不值得提。

在往後的日子,我們大有機會在康熙字典中發現「我係特首」這四個字份屬「奈我唔何」以及「為所欲為」的同義詞,所以莫說打電話給你,就算是「打死你」正苦都大有隻手遮天的能耐,況且她根本無需動手,只要不封關以及企圖用成本價輸入口罩,我們都已經被嚇得魂不附體互相殘殺,為搶物資而拼個你死我活。

信末

忽地想起林夕的一闋歌詞:「陪我講,陪我親身正視眼淚誰跌得多,無法講,除非彼此已失去了能力觸摸」;原來有一種人會令我寧願孤獨探戈亦不想說一句話,其因在於沉默太沉重,亦無法輕輕帶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