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未來將目睹無數清理門戶的你

2020/3/5 — 9:39

當香港電台的節目被排擠於免費電視譜頻之外,我在腦海中浮起的並不是轉看有機會被貼上黃色標籤的Youtube又或者轉到港台31,而是死灰復燃的網絡23條,因此向你寫這一封信,細說自己的一份憂慮。

對於正苦以統一口徑的方式壓垮香港的言論自由,任何有關傳媒的清洗和報復我們都知道只是遲早的問題,因此香港人實在不會感到驚奇,甚至你和我都變得習以為常。然而就香港電台的結構和歷史定位而言,這一次的舉動令我這個門外漢抱有相當複雜的感受;事關她一邊廂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部門,另一邊廂是一個高度講求編輯自主和平衡的公眾廣播機構;其員工結構更以公務員、非公務員合約和合約制員工三個不同的類別組成:

根據 2018及2019 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截至 2019年3月31日止,香港電台的人手編制有 738 個職位,包括 1 個編外職位;強制性公積金供款佔公積金總預算的9.6%而公務員公積金供款佔90.4%,如果我們以公積金上限 港元1500 為基數去估算的話(我都知唔係好實際,不過我已經send 埋e-mail去港台問嫁喇......佢無覆我都無計嫁...),其非公務員數約為158人(佔整體人員21%)。及後我再向前港台僱員查詢港台人手現況,未包括在內的合約制員工不亞於200,另一個在互聯網上的資料顯示截至 2016年12月31日,香港電台共有 873 名員工,包括 632 名公務員(佔 整體人員72.4%)及235名非公務員合約僱員(佔整體人員26.9%),所以一句講晒公務員多好多喇。

廣告

因此我認為今天通訊事務管理局把其排斥於免費電視之外,是試圖於港台內建立一種政治正確的氛圍以及自我審查的風氣,甚至是一種類近把「異見」從這一個政府部門內去掉以「清理門戶」的姿態。

骨氣?

廣告

這一樁事件給我的概念就像是說:「任何一位員工如果想穩穩妥妥吃這一碗皇家飯,就請你言及政治正確的話題,要不然其他部門的同事會受到影響」,因為當觀眾群由電視機轉到互聯網,計算受益觀眾人數量的方法就會改變,而這一個改變直接影響正苦對香港電台製作節目的撥款,當利益受到影響,內鬥便會隨之發生。港台的薪水在往後的日子除了用於支付工作的薪資外,亦都同時都具有「投誠」的意義,但我們千萬別忘記重要的一點:「正苦錢」本來是屬於納稅人的,在「投誠」的假象背後,香港人正在服務的對像並非政權而是廣大市民。

反之,在沒有諮詢的情況下運用公權力,強行收窄甚至剝奪香港市民在不同渠道接收多元資訊的權利,根本就是一場意識形態的鬥爭。這一場仗對廣大市民影響之深,在於我們有沒有已經習慣了這一種獨裁專權的行事方式,對於不應該習慣的事情我們是否只能表示無奈?

而港台內的公務員,這一個身份在事情中變得相當有意思,一方面他們本屬最安舒的一群,另一方面他們亦是唯一擁有建制內的身份去回應甚至反抗的一群。但這一切似乎來得一點都不容易,當我與港台的前同事聊起這一個話題時,同事指出:「港台的風骨一直都只是靠一小撮人撐住,只有一些部門的同事並非乖寶寶。」

打壓之前

雖說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沒有在「公仔箱」內放映並非甚麼大不了的事,但當廣播的渠道一條一條被封殺,「某一把聲音」便被迫集中於某幾個平台當中,當權者由此更易於監控甚至具有針對色彩地打壓某一類型的政治光譜、經濟圈以及同溫層,繼而作出法律上的部署:例如控制互聯網上的言論自由。基於一來我已經對這個政權的良知失去了信心,二來我亦不認為它只希望在「公仔箱」內堵截異見聲音,因此我有一個擔憂:收窄播放渠道後隨之而來的便是與網絡23條有關的話題,以言入罪亦都隨著香港人的麻木而更明目張膽。

「我想找回自己生活的節奏,而不只是跟隨著你的節奏走」她曾經這樣說。

在武漢肺炎肆虐全地球的時刻,當權者仍然如此迷戀權鬥遊戲,除了是一種利慾薰心外更是一種政治操作的表現。無奈香港地每一日似乎就只可以得一樁新聞,「趁你病攞你命」的事情在明在暗都只會更多。放眼這陣子的一些人和事,我們不難發現只要「投誠」便可以坐擁不同類型的「政府酬庸」;輕則我們看見撐警女藝人成功以「守護香港」之名為警方拍攝宣傳片、會發現公務員加薪撥款事項上警隊除了不同程度的加薪外更獲得至少9.5億超時補水、重則就算警行為不當,以電單車衝入人群都只落得一個「訓斥了事」、當然少不了721事件一眾平安大吉的白衣人。因此不論在名、利甚至法治的層面上,只要你與(軍)正苦站在同一陣線,你都會獲得甚或金錢甚或免死金牌的犒賞,這個就是我們正在身處的香港。

信末

吐苦水似的把心中所想都說了出來,不知道是為你加了一點愁緒又或是加多一分的責任?今日的香港電台揭示著的究竟只是因嬉笑怒罵而來的個別事件?

又或者是一場內鬥的序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