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欠香港醫護人員一句道歉的你

2020/3/20 — 13:03

基於過去兩周57宗新增的武漢肺炎個案,其中約九成屬於輸入個案、患者有外遊紀錄或是相關病患的緊密接觸者,正苦終於在「比台灣慢多多,比世衛快少少」的反應下宣布向全球發出紅色外遊警示,由3月19日凌晨零時起,所有抵港的人需接受14日強制檢疫及醫學監察。然而在整個發言中,林奠亦不忘表現自己「一句就將你激到上太空」的看家本領,言及自己在這段時間與專家顧問團進行了會議,並得出了:「專家意見認為香港一直沿用的防控政策是有成效的,亦可以繼續」的結論。這彷彿意味著專家已經「授權、認証」香港正苦過往兩個多月的行政是有多麼得當、反應合宜甚至抗疫有功勞,但在我的腦海中浮現起的,卻是一個月前那一大批淚流滿臉希望香港正苦封關的醫護人員,還有那些縱使知道防疫物資不足,卻仍然自薦進入Dirty Team希望可以分擔年代之苦的平凡英雄。

究竟是誰喚起我的防疫意識?

如果你問,香港感染案例之所以尚在受控邊緣的原因,我會答是因為香港醫護人員在全世界都未能有效地反應過來的時候,老早已經把自己置身於有機會被正苦秋後算帳的位置之中。他們發起工業行動希望政府封關杜絕毒病源頭,以行動呼籲政府正視本港的醫療系統絕對無法承受爆發社區大規模感染的壓力,並以病患過多、醫療人手和硬件配套不足等理據言明整條醫護防崩潰的原因;與此同時,醫護人員亦以其專業的身份和知識喚起香港市民對於武漢肺炎的關注,以文宣提高市民防疫意識、清楚告訴香港人醫療體系可以承受的壓力非常有限,這種由體制內至社會外的高效言行直接或間接令香港人保持在一個警醒的狀態,同時亦令香港人明白了一個最實際的道理:武漢肺炎面前,香港人只能自救。

廣告

就如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一樣,感染案例亦不會無緣無故尚算受控的,如果香港人當初對於正苦的所有行政操作,表示完全無腦的信任和認同:如你所言不配戴口罩走來走去,以正苦那一種價低者得的採購口罩的方式去購買口罩,你仍然覺得香港今時今日會有如此的防疫成果?如果民間沒有自發去生產酒精搓手液、店家沒有出盡奇謀到世界各地搶購口罩、社會工作者沒有在嚴寒中,把包括食物在內的物資定期送到不同區份的獨居長者手上,LLM香港變左疫埠九世喇!然而當今天比起其他地區的情況略有可取之處,你卻在這個時刻收割那些被你明言發起「激烈行動」、那些被你明言不應該再留在醫療體系當中的醫護人員,以無限淚水和辛酸所結下的果實?你有無無恥啲呀你?

我不想生活在善良被當作弱點的世界

廣告

Keanu Reeves說過一句話:「我不想生活在善良被當作弱點的世界」,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香港人的善良一次又一次要被你當成「必然」,怎麼香港人的善良要一次又一次為你的政治工程而鋪路。是不是說因為善良,你就不需要對那些以肉身之驅堅持為香港醫療系統築成防線的醫護人員公開致謝?就算你清楚知道如果不因著他們的反抗,不因著他們的勇敢,香港有機會陷於屍橫片野當中,是不是說因為善良,你就不需要向那一大批擔心被秋後算賬、飽受了無窮盡精神壓力的醫護人員公開道歉?

「我愛你有多深,就能原諒你多少。」她曾經這樣對我說。

信末

然而你的發言有一句話倒是聽得蠻順耳的:「如果我們在這時刻不採取一些嚴格的措施,恐怕會把我們在過去兩個多月的防控工作前功盡廢,影響香港公共衞生的情況」。因此我更加清楚在五萬元一張的機票,二百元一日的隔離大餐包床位,口罩的價格被炒到上火星,內地人狂吃三十粒退燒藥務求來到香港這一個避難所等等不可理喻的現況面前,在此時刻香港人應該多採取一些嚴格的措施,令到過去何止兩個多月的防控工作、改善香港工程不致於前功盡廢,你實實在在以個多月的施政清楚言明:在武漢肺炎面前,香港人真的就只能自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