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每月蝕兩萬為勵敬懲教所煮「私飯」的你

2020/4/25 — 19:02

在每一個人都在討論何謂「情操高尚」的今天,我從立場報導當中,遇見為懲教所的還押者和抗爭者提供「私飯」的你。這大概可以稱之為亂世中的情操高尚吧?

也許你會對我說自己在做的並非甚麼好人好事;亦可能會把自己定義為一名富有良心的「生意佬」,就如訪問當中言及:「正在申請成為壁屋懲教所和荔枝角收押所的私人膳食供應商。一旦成功,會開設工場製成膳食,望更多還押人士能夠食得好」。不過我還是很想為你寫下這樣的一封信,因為你的故事對於深陷無力感當中的同路人、對於沉溺在「是非黃圈」當中的伙伴,是一盞淡淡明燈。

一句信念

廣告

有一些信念於這個年代大概是人人有份,就好如你說:「好想佢哋知道,我哋出面嘅人從來都冇忘記佢哋」。然而你沒有把這一句說話當成口號,亦沒有把這一份責任推委給任何一個人。你似乎選擇了把這一句心聲化成了行動的守護神,並尋求神明的指引。然後你在近乎「命中注定」般的情況下,發現還押者在劣食當道的懲教機關內,就連「吃甚麼」都彷彿成為了「懲治」的一部份。選擇吃得健康一點、快樂一點,原來如此奢侈。

發現了一件值得回應的事情,並不代表人們便會著手去認真看待;而認真看待一件事情,亦不是說單單依靠熱情便可以成事。在行政上,你需要主動向相關機構申請成為供應商。在時間上,需要等上三個月,才得到回覆。直至批文到手的一刻,事情才總算可以落實開展。而最令人卻步的要數:供應「私飯」的責任可說是沒了期;與此同時,更需要面臨「倒貼」的風險(而你已經很主動地選擇了倒貼的結果⋯⋯)。面對如此種種,你拋下了這樣的一句:「呢個係人權嘅問題,亦都想帶出一個訊息:香港人在大事件發生嘅時候,其實我哋唔係吓吓睇錢。」

廣告

一串價值

後來我又開始在想:假設你可以在供應的過程中,體悟到與人生相關的價值,那麼訂購了私飯的朋友,除了飽肚以外,又會獲得些甚麼價值呢?比較顯然易見的,首推均衡飲食。誠如你的心思所至,設計餐單的過程中,特別注意到還押者和抗爭者的健康需要,因此每個飯餐必定附上有益於身體的蔬菜。擁有健康的身體,才可以走更遠的路。

另一個令我感受良多的,可說是你放在飯餐款式的心思。款式盡量貼近坊間的菜式,換句話說,就是熟悉的味道。

我想起人在異地吃到溫熱米飯的感覺。想起有一次她曾經對我說:「我好掛住甜豉油叉燒滑蛋飯」的畫面。憶起就算富足如大衛王亦都曾經因為思念家鄉而說:「甚願有人將伯利恆城門旁井裡的水打來給我喝!」所以說,有一些屬於心靈的價值,無法以數字衡量。誠如每一個人大概都曾經因着熟悉的味道而勾起回憶一樣,帶來的不論是一絲微笑、甚至一道淚痕,終究也算是安撫心靈的一種。感動所帶來的影響無人可知,亦無法定價。

信末

暴政加深了我們對於「無常」的體會。當擁有可以努力的機會並非必然,當我們已經假定世界不會因為這些努力而變得有多美好,當失落的情緒日益侵蝕心中的熱誠,如果遺落在凡間的你我仍然懷念希望的味道,也許真的就要從一顆赤子之心和一片傻勁開始。

(延伸閱讀﹕黃店每月蝕兩萬煮「私飯」 盼還押抗爭者食得好:當係少少鼓勵安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