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為著社工成功保釋而被觸動的你

2020/6/25 — 15:53

得知你在保釋前一晚仍然不敢想像可以保釋出來,生怕自己「抱希望會換來好大失望」的心情下保釋外出,看見你淚流滿臉的照片,聽見你不論在羈留室還是監獄,都可以在牆壁的角落見到與抗爭相關的口號和字眼,並表示所有停留之處,不過是其他抗爭者走過的路。我的內心一份很含糊的感受自然地從心內揚昇,經過了一整晚的消化和安靜後決定停下腳步為你,乃至為被這件事情觸動的人書這樣的一篇。

那些失去人生當中最美好年華的人

任何一個關於冤獄的事件並非一個人的事,更是一整代人的事,雖然保釋看似一個「好消息」,但是在這個情況下的保釋已經是一種不義。然而在這個等待申請保釋結果的過程當中,有兩個接近同時發生的畫面令我久久不能忘卻。

廣告

在鏡頭的一邊,你正在監獄當中以最平凡的肉身感受著牢房氣溫的溫度、濕度、床架發出的聲音乃至整個空間當中情緒的的流動,目光之中除了看見苦痛的表象之外,因冤案而生的苦痛更是直指內心。但是這樣的苦楚似乎沒有磨損你對於「社工守護公義、生命、進行人道救援工作是天職」的信念,你反而籍著這個冷冰冰的空間,站在完全無高低之分的同一陣線上感受、互相分擔對方身心的苦痛,事情就在這樣的一念之間由原本純粹「專屬你自己」的冤案轉化成為彼此同行的祝福,因此在記者會上你勾起的並非單純對任何一個人的支持,而是叫香港人記得牢獄之中不止是一個家棟,而是一群因暴政被迫走到絕處,失去人生當中最青春、最美好年華的人。

荔枝角收押所外的義憤

廣告

鏡頭的另一邊,是有接近二百人在荔枝角收押所外發起聲援行動,在過程當中有不少社工舉起社工註冊證聲援。對於一直予人貪生怕死印象的香港人,在「先例」面前仍然敢於舉起社工註冊證走在前線當中,這個似乎不合情理的情節令我想起屠圖大主教的一句話:「義憤通常與自己無關,而人看見其他人受到傷害,希望幫助對方。」所以說義憤就像一把具有同理心的鐮刀,手持這一把鐮刀的人在聲援當中卻無可幸免地仍然需要面對暴政所帶來的恐懼,但這一份恐懼反而突顯出勇氣在這個年代的時代面貌:「勇氣不是沒有恐懼,而是雖然害怕,卻仍敢於行動」。

在這個節位上我敢說,我們正在聲援的不是單單的仇恨和怒憤,在那個時刻比起「死全家」,我們更在乎那些飽受冤屈的人何時能夠平安回家共聚天倫,「幾時可以同屋企人齊齊整整食一餐飯」,我們最期待的是為到別人的喜悅而痛哭同喜,大概這樣的一顆慈心也份屬公義的一部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