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無法接受收「K 仔」包裹都可以撤控的你

2020/5/28 — 10:58

報稱居住在警察宿舍的 22 歲女子,右圖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報稱居住在警察宿舍的 22 歲女子,右圖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就在公開大學女生因為藏有一條 90 厘米長的膠管,而被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並因而被判入獄三個月的同一天,一名被控販運危險藥物罪並報稱居住在警察宿舍的 22 歲女子,卻在裁判官明言不同意律政司的看法下,以證據不足為由撤銷控罪。縱使裁判官於庭上指出:「我仍然認為如果陪審團被正確引導,(案件)好大機會定罪」,控方依然堅持撤控,裁判官唯有拋下一句「隨便你囉」批准撤銷控罪。當兩件案件平排放在一起,你還期望我們怎麼對下一代解釋呢?

當暴政成為震撼教育

這樣的判決無疑令到下一代香港人對於理解所謂的生活日常產生衝擊。他們大概不會懷疑日後師長所教導的知識是否正確,而是懷疑這些常識、律例、道德是否仍然適用於我們共同身處的這個時空中。當我們因暴力而在「遵從與否」之間沒有太多選擇空間的時候,但願這一份「每事問」的懷疑取代對於強權的「盲目相信」,能夠成為香港人心中的常態。

廣告

尤其是當惡法於不久的將來籠罩着這片土地,如這兩單新聞一般荒謬的事件只會更多,以捍衛政權穩定之名而上演的鬧劇亦只會愈演愈烈。與此同時,人與人之間會因着恐懼暴政的嚴懲而避談任何「政治不正確」的東西,在教育殿堂當中不論師生都會難以堂堂正正地表述自己真正相信的觀點。

我們最應該害怕的事

廣告

事已至此,我們需要害怕的並非社會上舉目皆是的謊言、漫天不公的判決,我們最應該害怕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面前,每一個人因着恐懼而自願投降、自願扭曲自己的人格和價值觀去迎合這個病態社會,這一種自發的「異化」將為整個社會帶來致命的倒退。

在這樣的社會氣氛當中,香港人要麼便成為更不折不扣的犬儒,更自私、更為求自保地活下去,要麼便問出那一道最應該問的問題:「這樣荒謬的世代幾時先完?」直至一整個年代的人都對於世間的荒謬忍無可忍,甚至認為社會上的每一個人都應該共同終結這個爛世代的程度,繼而仿效史書中的前哲以勇氣、真相、誠實話、以至鮮血為城市帶來改變,一個新的社會氣象和風潮才有機會應群眾的渴想而開展。

然而就在一切改變之前,官官相衛、互相包庇、草菅人命、判刑不公等屬於整個社會的結構性罪惡只會更多,甚至多得令人疲於奔命、繼而麻木。因此在惡行處處的年代當中怎樣保存自己的良知、保持對於是非黑白的敏感度,將會是幾代香港人必須渡過的難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