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無法有效定義甲級囚犯的你

2020/3/6 — 11:08

《Batman: The Dark Knight》

《Batman: The Dark Knight》

也許對你而言甲級重犯就如武漢肺炎一樣,具有極高的傳染性而且致命,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傳染著的不是病毒而是一種對於未來的想像,在於傳播的方式也許都與飛沫有關但是卻以實事和精神埋藏在香港人的DNA中承傳下去。你以為我在說那個後生仔嗎?我在說的是你老闆以及整個正苦。

今日香港的體系和法制因人治而敗壞至此,失效的體系基本上正在扮演著 Batman: The Dark Knight 當中,那個代表著「純惡」的小丑 (Joker) 角色。小丑代表著的惡有別於那一種以強蠻武力、奸狡莫測的傳統惡霸,這一種惡的特色在於在整個社會上打開一些「缺口」,製造一些假民主令到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製造一些假希望令到一些人與摯愛永遠陰陽相隔、製造一個有「問題的人」要大家爭相取其性命、製造一些假對立令到大家都忘了「人人生而平等」的基本原則,說穿了就是以恐懼令到體系和法制在脆弱的人性面前失去平衡,並以一些耳熟能詳的原因,例如:為了保護自己的家人、保護「無罪」的人、保護較「高檔次」的人,令到每一個人手中都擁有著一把手槍共參與在隨時傷害別人的派對當中,是為「純惡」。

戰爭罪犯

廣告

因此在這個角色面前,我們一般都不會想起綁架掠取以及持械行劫這一類甲類囚犯,我們反而會想起犯下戰爭罪行的戰爭罪犯,他們可以「合法地」綁架敵軍、「合法地」持械,並以自己的權力在他們所屬的權限之下打開缺口,令到與他站在同一或相近陣線的人,肆無忌憚地放棄人性的高尚並不知不覺成為邪惡的一方而渾然不覺。

根據2002年7月1日生效的《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將這一類罪名定為<<危害人類罪>>,規約中把罪行定義為:「是指那些針對人的性尊嚴極其嚴重的侵犯與凌辱的眾多行為構成的事實。這些一般不是孤立或偶發的事件,或者出於政府的政策,或者實施了一系列被政府允許的暴行。如針對平民實施的謀殺,種族滅絕,人體試驗,酷刑,強姦,政治性的,種族性的或宗教性的迫害,以及其他非人道的行為」。

廣告

不知道當你讀到此等罪行的時候會不會有一些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又或者對你而言,那些都只屬流言?我們就不說那些「暴行」,我們在商言商好了。難道你覺得市面上充斥著發國難財、賣假口罩、賣含甲醇的搓手液、賣偽科學測試的商品通通因為人性使然嗎?公權力在商業運作以「自由市場」之名默許奸商在非常時期謀取不義之財,在人人飽受病毒威脅的此時此刻卻對「言論自由」大肆發難大力打壓聲討,法理和道德在人治底下的失效不正正就是構成這些罪惡溫床的偉大成因嗎?

當社「精神」被判為甲類囚犯

而面對著這樣的一個社會形態,目睹那些難以嚥下的暴行,目睹那些把人命奪去的人禍、目睹那些以人道危機換來個人飽足的劣行,精神層面的覺醒究竟是被誰激發的?這一條屬於反抗精神的苦路是誰迫香港人走上去的?而當你看見有人站起來,你見有一批人群起捍衛這個醉生夢死之城,你必須反倒過來說他們是罪魁禍首,你必須反倒過來說他們是加害社會的敗類;因為就連你自己也清楚知道一但他們的精神在此城舉揚,一但香港人的想像力獲得解放,一但街頭的那個年輕人對於「未來」產生想像、一但社會出現為民主自由而高唱的嚮往之聲、一但連三嬸在沒有口罩的日子都開始對於「命運是否應該掌握在自己手中」產生好奇,這一種覺醒的力量將會連時代的軌跡都有機會改寫,你終究會用盡不同的手段把「變革精神」判為甲類囚犯,以保障「戰爭罪犯」的安全。

「我唔明白點解香港人一定要買東江水黎飲」還很記得幾年前妳這樣的咆哮過。

信末

可能你會對我說,是「白紙黑字」容不下這一大批人的錯誤、罪行和失當,但我必須以香港人的身份對你言明,我於這個情緒和處境下容不下的是精神層面上的惡者,對你而言燃燒中的火焰是把社會放置在危險當中的象徵,但對我而言卻是喚起大眾需要互助互信以亮光驅走黑暗的聲響,就如那一個在被告欄陳辭的老者所言:「希望發出警號,讓人們知道不幸和災難正在發生,期望喚醒人們的良知,共挽狂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