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疫症兼逢排華雨」的你

2020/3/10 — 22:55

得知意大利因著武漢肺炎鎖國的消息,雖說地理位置是那麼的遙遠,但是當中有一條屬於「排華」的無形連鎖我覺得還是值得和你好好聊一下。

無奈的事實

雖然無奈,但我必須先向你指出一個不幸的事實:當疫情持續蔓延,當不同國家當中有越多的人命和自由被奪去,群眾對病毒的「發源地」便越發仇視、歧視,亦因此原故而敵視他們概念中的「華人」,而我們在這個時代巨輪當中雖然同屬受害者,但在情緒面前,道理從來都顯得不太重要;只要你擁有著與生俱來的「華人」身體特徵,這一標籤便無一例外地臨到你身上,所以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都需要集體為這個含糊不清的身分埋單。

廣告

漂白工具

而更苦澀的是,香港因其獨特的國際經貿地位成為一顆身不由己的棋子。一如你觀察所得,強國是透過財大氣粗的利益輸送以「改善」甚至「改寫」其國際地位,此手法在疫情以先對那些信奉「有奶便是娘」的國家猶其有效,直至他們都隨著看似永固的友誼搖身一變成為武漢第二為止。所以說,香港長久以來都是漂白「中國形象」的其中一把利器,在我們深受「中國香港」這個標籤所害的同時,我們卻又無可選擇地向外國以這個身分輸出利益甚至形象,然後「香港人」這個身份在外國人眼中又變得更加模糊。

廣告

就好比如說當美國Fox 主播 Jesse Watters 在其節目上說:「我要求中國正式道歉,該冠狀病毒源於中國,然而,我至今從沒聽過中國人說過一個字,那怕是一句簡單的『對不起』」時,我們會顯得無所適從,因為我們難以消化他口中的「中國人」其範圍包不包括「香港人」。

與此同時,當新華社發文稱:「現在我們應該理直氣壯的表示,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沒有中國的巨大犧牲和付出,就不可能爲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的同時,我們要花費大量力氣向世界說明新華社的言論和香港人的言論其分別所在,其果效在恐慌蔓延的今天又是那麼不明顯。

「那是一個我永遠都不想到達的地方。」妳曾經對我說。

信末

武漢肺炎除了病毒足以致命,因其而牽引的心理壓力亦都令人長期置身於苦困當中,我們親身體驗過足以令城市在非常短的時間內陷於相爭的「恐懼」、日本亦剛剛承受著短時間內因為病患暴增而導致床位、醫護人手不足而產生的「崩潰」、歐美受災地區亦都陷於一種強烈的情緒希望可以追根究柢找出「原兇」繼而作出防範甚至敵視的「排斥」、去找出一個人人都可以發洩的出口,以淡卻自我衞生意識薄弱的責任。

當恐懼、崩潰、排斥正在建構著一首屬於疫症年代的圓舞曲,可能我們要向台灣人好好學習,至少在外國人眼中,今天的台灣並非中國的好朋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