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真係好很鍾意排隊買馬的你

2020/7/12 — 10:51

根據絕對不可靠的消息指出,一連兩天的初選慈善盃在首日已經有超過二十二萬人到十八區不同的票站買馬。在票站現場不少街坊都帶着超級疲憊、無奈,以及少少「唔知投嚟做咩」的眼神。不過大概就如歌詞所言:「軟弱無力全是堅忍的證據 」,縱然買馬的過程又要身份証、又要住址證明、又要 QR code、又要有手機、又要識上網,仲要排隊,但是對於愛馬之人或許天性使然,我們就是那麼喜歡行使「自由買馬」的權利。下至十八、上至八十歲的香港人都不惜在烈日當空之下,曝曬兩小時,曬到黑、曬到紅、曬到無命賠,都一定要買到那一張代表着「可以戰敗不可收買」的馬票。

含淚都要買,吹咩?

在票站面前除了聊及怎樣買馬之外,仍然會有人問功能組別「點買」、不清楚自己「有無得買」。在兩秒之內就會有人回應道:「嗰一場係專業人士先有得買㗎,你係唔係律師、會計師、老師呀?」有人聽罷陰陰咀笑、有人聽罷心中一酸,亦有人聽罷依然木口木面,但我們都心知肚明:只要你來了,那就沒有所謂甚麼對不對,因為你那無人可以取代的一票實在重要。

廣告

在投票之前老友和我就聊了那麼幾句,他問:「你會買邊一隻?」我看了看馬經介紹,呆一呆道:「其實隻隻都差唔多,揀唔落,不過都要揀,唉。」,他點點頭:「我都會含淚買一隻毛色比較靚嘅。」「你嗰隻脾氣太好,我唔買」「你嗰隻下下都出手,好易俾人 DQ」「至少我嗰隻血統好」「咁我嗰隻都係黃種馬」「要買就買隻至少識得踢兩下,怒吼兩下嗰種」既然隻隻都差唔多,有時候真的唯有信古人的智慧:路遙知馬力,日久見狼心。

驚住都要買,點呀?

廣告

香港人在一年前多少仍然相信「說好的,馬照跑、舞照跳」,如今現實擺在眼前,大家仍然可以買馬,不過是深陷於恐懼之中買。一來深怕個人資料會被看中,並且寫在「死亡筆記」上換來一個忽然失蹤。二來深怕今次是全香港人最後一場賽馬,買定後不再是離手而是選擇離開。但我希望點出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夠小看「賭仔」那種視死如歸的精神。香港愛馬之人就是連性命都願意賠上的族群。我們雖然無力,卻始終不願意習慣任何不應該習慣的事。

這叫我想起曾經聽過一段韓國光州事件的口述歷史,話說那個時候有一大群阿朱媽(大嬸⋯⋯)每天都煲湯給學生(別人眼中的暴徒)喝,煲了一天又一天,煲得大家都已經「就快爆煲」,不知道還應不應該煲下去,然後忽然有一天,整個韓國全民都可一人一票⋯⋯ 買馬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