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 眼見立法會議員撩人隻揪的你

2020/5/9 — 10:36

何君堯

何君堯

「內會主席風波」令建制派議員以保安員架起人牆、出手拖行泛民議員、擺出架勢「撩人隻揪」等行徑「使橫手」破壞議會規則、摧毀程序公義,我開始思考建制派出手打人與抗爭者「獅鳥」之間的分別。先旨聲明:我無意於此合理化所有的暴力行為,亦沒有能力去判定何謂「正確」,我只是希望以神話學的角度為你說一個故事。

囤積者

神話學家Joseph Campbell在其著作《千面英雄》當中對於暴君、暴力政權作出了以下描述:「暴君怪物這個角色在世界各處的神話、民俗傳統、傳奇、甚至夢魘中都很常見;他的特徵在各處基本上是一樣的。他是總體利益的囤積者。他是渴求『我的和我所有的』這個貪婪權利的怪物。」

廣告

而建制派議員、警察乃至樂富黑夜的傷人狂徒基本上在這個時代便是擔任著「囤積者」的角色。這類人不希望社會產生意味著「重新派牌」的改變,因為社會發生改變在他們的角度上叫做「蒙受損失」,然而這一批人通常都忘記了手上所有的「公權力」、「議會內的權力」、「薪津」甚至「發言權」等利益本來是用於服務社會而非囤積自利。

是故我會把建制派的暴力理解為一種收窄社會上各人上游機會、自由、人權以及平等的手段,這一種暴力務求保障少數人坐在高位之上長久有囤積自肥。

廣告

發現者

與此同時,Joseph Campbell定義「英雄」為:「如果我們挖掘上來的,不只是個人而是整個世代或整體文明所遺忘的事物,那麼我們就真正成為恩賜者,當代的文化英雄 - 不只是區域性,更是世界性的歷史人物。」

這個脈絡多少說明了為甚麼抗爭中的香港人在全球帶來巨大迴響;香港人在人間鬼國的熬練當中發現、揭穿興經濟賤人命的暴政鬼國面紗,並以科技、經濟揉合著平和暴力的流水式抗爭手段去爭取,去言明自由、平等的可貴。抗爭者的暴力未必就完全等同於正義但至少是一個明確的警世訊息,說明窮得只剩下金錢卻失卻自由和平等後的世界長甚麼的一個模樣。

抗爭者與建制的果實最終將以大相逕庭的面貌出現,同樣是「公權力」、「議會內的權力」、「薪津」以及「發言權」等權益,但以平等自由為前題的暴力卻會把以上種種利益開放予每一個人公平爭取,確保社會上每一個人(包括在樂富黑夜當中出手傷人的狂徒)都有相同機會,以「和理非非」而非「人牆隻揪」的方式坐上同一張主席椅子上。

信末

我需要指出發現者需要走上的,並不是一味依靠自己的血氣和憤怒的路途,《千面英雄》當中言及成為發現者、當代文化英雄的第一步不是盲目的進擊而是淡泊或退出:「把強調重點由外在世界轉向內在世界…自荒原的悲戚絕望退入內在永恆領域的寧靜。」基督教聖經說得簡單直接:「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

直書至此,眼見香港連續18日沒有武漢肺炎本地個案的這一個星期五,香港人未但未能喘一口氣享受共聚時光,更因著「內會主席風波」而遍地開花。不禁就覺得,香港顯然是一個需要靈性與實踐雙軌並行才有機會重生的悲涼之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