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經營黃店以致頭破血流的你

2020/6/15 — 10:00

圖片來源:水門泰式雞飯專門店

圖片來源:水門泰式雞飯專門店

當我得知黃店水門泰式雞飯專門店的東主被四名男子伏擊,並懸紅 50 萬元現金緝兇的時刻內心相當沉重。沉重不在於我有多擔心店東的傷勢,乃在於這一種迫於無奈的「入場費」叫人既恐懼又不忿。身為香港人的你我都清楚知道今時今日表態是需要付「入場費」的,這已經不是甚麼潛規則了,而且規則相當鮮明:你表態的力度越大,影響力越大入場費便越高昂。

水門雞飯東主的遭遇可說是一個最活生生的例子:初頭把你的店盡情打爛、搗亂,後來見你沒有學乖便開始放棄易檔的明槍,改以難防的暗箭叫活生生的你流出鮮血,而他們的下一步可說完全不難預期,你的恐懼、弱點在何方,他們便往何處出發。

有咩事你未報警囉

廣告

與此同時,對於具有鮮明政治立場的遇襲者而言,遭受襲擊除了皮肉之苦外,更旋即陷入孤立無援、緝兇困難、人身安全無法受到保障的陰霾當中,有鑑於過往一年的劣跡斑斑,我們根本無法信任警察所代表著的價值、質疑其一視同仁的態度、甚至懷疑事情背後是不是牽涉官黑勾結、「打晒聾通」、「球證、旁證、足 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佢嘅人」等惡行,被受傷害的一方因而不知可以如何抵抗。就在互助群組都無力預防流血伏擊的時刻,遇襲者還是別無他選地作出一個非常諷刺的決定 - 報警求助,這一種多少意味著屈服的矛盾之情令人苦澀,若果決意拒絕報警呢?就憑任何一個店家的小東主,每晚回家路上都因著政見而提心吊膽,叫人如果自處?

香港人在這個節位上已經說不上甚麼自救,而是自求多福。

廣告

信念值幾多?

在這個內心無法安定的年代,大概沒有多少人願意賭上自己的性命去捍衛所謂的「價值」吧?當你自問願意的時候,那我只好再追問,如果禍及家人朋友呢?在往後的日子,我們將會目睹更多惡者以肆無忌憚的姿態去肆虐抱持不同信念的凡人,流血之處將加速群眾害怕參與社會事宜、逃避表態以減低「揦屎上身」的風險甚至屈服於流氓暴力之下苟延殘喘的風氣,無論任何人的內心在如此環境下都必然面對大量內心掙扎:尊嚴是否大不過平安?信念會否傷及家人?用不用得著以命相搏?就在表態等於影響飯碗、影響家人、必須流血「埋單」這些規則面前、在整個家族每天都擔驚受怕面前、在頭破血流到最後還是只得報警面前,經濟圈算甚麼?信念還可以算甚麼?

說到底就是一句:跪定唔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