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至少呢一刻無法再出發的你

2020/5/6 — 9:55

圖:香港電台視像新聞直播截圖

圖:香港電台視像新聞直播截圖

當螢光幕上出現的又是那幾張自以為是的嘴臉,這幾張「社會賢達」的臉孔並沒有為我帶來多少的不快,而是令我不禁在想香港人究竟做錯了些甚麼需要於今生今世經歷著這樣的輪迴。而當我親耳聽到「再出發」這三個字,馬上便又想起她曾經對我說的一句:「NOT NOW」,為你寫下這一封信,向你說說無法再出發的兩個重點,以証這一代的你我已經無需要為反而反。

工作與政治取態掛勾

大力幫助青年就業是「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其中一張打得最響亮的牌,大聯盟以其強大的商界陣容為應屆畢業生找工作甚至提供工作機會。我無法去怪責這種「年輕人必需投入生產,有工作便心有所依有盼望」的心思,因為我始終相信整個大聯盟當中始終是有希望年輕人過得安穩的持份者,亦都有希望穩定生活的年輕人。但除卻已經說了幾十年的薪金過低、欠缺上流機會、物價房產貴到不知所謂等結構因素外,把工作機會與政治取態掛勾的意圖會直接令香港人無法子再出發,因為所帶來的後果只有更明確的分黨分派和更明目張膽的內鬥。

廣告

在良好生活面前屈膝

把話說清楚一點,願意向暴政下跪的人一早已經卑躬屈膝用不著出現一個大聯盟,因此大聯盟的其中一項任務大概就是以「良好生活」作為糖衣包在卑躬屈膝的政治取態之上,以令正在考慮要不要下跪的人可以用一個「搵食姐」的原因投誠、令香港人可以選擇一個更輕描淡寫、更順眼的姿態下跪,可謂「跪得自然」、分化得自然。然而我深信聯盟的目光必定遠大,今年「導唔到你跪」還有明年、下年、下一個十年,聯盟絕對大安旨意地認為香港人為了「良好生活」很快便會忽略這一兩年發生的事情,既然人血已經流盡了,年輕人在山窮水盡時自然會思考饅頭,而這一次的饅頭絕對不是免費午餐。

廣告

在這個節眼上,我甚願自己不要輕言妥協。生活固然是難,在我有生之年似乎都難以看見所謂「求同存異」的社會風貌;但至少我認為壓迫的一方一日未承認自己的惡行、受壓迫者的處境一日未有被尊重和認真聆聽、政府、黑警察乃至紅、藍商家一日未有打算了解受壓迫者的實況、受過的傷害甚至抗爭的因由,這些事情都不能、不應該以復甦經濟之名便輕輕帶過,不能以「搵食」之名便可以如同粉筆字一樣擦去。因為這個佈局希望達到的結果是上至官僚體制,下至打工讀書都「只可以和,不能夠不同」的暴政格局。

信末

當我得知記者會現場,大會職員以《立場新聞》「非獲邀媒體」為由拒絕記者進入會場,我馬上想起這個世界上至少有那麼一個地方,該國不停向別人言及自己有財、有勢、有科技、有核彈,在那個國度發展比人命值錢,由於採訪自由以及言論所限,你在當地很難找到一樣叫做「真相」的東西;這個國度提醒我「再出發」的前提如果只是經濟人命便會卑賤如泥、若果真相無法浮面「包容」也只會淪為當權者的奸計。

因此,我無法在言論和真相受壓迫的情況下再出發,我無法在工作與政治取態掛勾的大前題下珍惜這批成功人士的盛情,我無法在「只可以和,不能夠不同」的社會中忍氣吞聲,我無法遺忘在得到饅頭之前的人血。香港人終有一天會再出發,然而出發的日程,出發的初心為何,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為整個社會的未來好好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