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被下跪警員觸動的你

2020/6/2 — 9:39

Photo by EVA MARIE UZCATEGUI/AFP via Getty Images

Photo by EVA MARIE UZCATEGUI/AFP via Getty Images

由一條被警員膝跪壓頸引致死亡的人命作為起點,美國境內揭起一連串關於「黑人性命攸關」(Black Lives Matter) 、膚色不是原罪、要求停止警察暴力的大規模反警暴示威浪潮。與示威浪潮相關的照片和片段在一夜間經由社交媒體越洋過海來到你我面前。被示威者放火燒毀的警察局固然引起哄動,但真正為香港人帶來亮光的並非終究有一天會熄滅的烈炎,而是佛羅里達州內那一批自發與示威者一同單膝下跪,以示悼念死者和反對警暴的警員。而就在這個畫面前我問自己:那一把屬於人性和良知的呼聲是怎樣傳到他們的耳邊?

點解有批人跪喺到都似人,有批人企喺到但係似狗?

在這一段的開首,我希望先說清楚自己的看法:良知的呼聲似乎只能夠傳到那些不盲目信奉制度、放棄獨立思考權利和責任的人耳邊。

廣告

Václav Havel 在其著作《無權勢者的力量》中指出:「生命努力去創造嶄新的和『不常見』的制度,後極權制度卻設法將生命變得刻板無味。」他的意思大概是說:當這一個年代的人力求實現自身自由的同時,後極權制度卻要求人民順從、齊一和紀律,因此在後極權制度面前,但凡追尋着多元、多樣化、自主、高度自我管理生活方式的人,都會被體制視為抗爭者。

與此同時,後極權制度為了達致「人民順從、齊一和紀律」這三個目標,會以一個無比精確、容易理解、條理清晰的姿態出現在每一個人的生活當中,並提供如何瞭解生活、社會、政治、好壞和對錯的「標準答案」。對於前路茫茫的人而言,這種「現成」的系統極具吸引力,因為他們只需要盲目地跟隨後極權制度提供的「標準答案」渡日,那些本應需要獨立思考的事情便瞬間變得「清楚明白」。他們無需要再花時間去思索和發掘專屬自己的人生價值,只需要放下腦袋成為「標準答案」的奴隸,繼而在這個制度中成為得益者,賺取優厚的生活。

廣告

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權力的核心便等同於真理的核心。人們對於社會內發生的事情都變得冷漠,力求在制度的範圍內安份守己,以保障自己繼續享有制度提供的利益和其承諾的服務。良知的呼聲因此遠遠及不上制度提供的「標準答案」來得重要。

最應該聆聽的一把呼聲

美國警察下跪的畫面帶來的那一份震撼,除了是因為民主國家令警察「享有」向民眾致歉、公開與警暴割蓆、支持抗爭者、甚至成為其中一份子的權利外,最令我心中有感的是他們並沒有因為身處於制度當中,但求獲得「標準答案」而失去生而為人聆聽自己內心、歸於自己的權利。

在這一個充滿惡意的年代,我們始終需要去學習聆聽自己「心中小孩」的聲音。如果無法認同親建制人士盲目相信制度的那一套,我們亦不能夠放棄獨立思考的責任:在未經自己批判的情況下,盲目相信和背誦意見領袖、文宣、新聞報導所提倡的價值和綱領。那些令人嚮往的社會氣息、人文價值、乃至令人感動的良心情境,從來都不是一場偶然,而是幾代人經歷了血和淚的洗禮後,對於「生命中最重要的究竟是甚麼?」所得出的總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