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被指責賣酒會令人做錯事的你

2020/3/24 — 11:16

對於你遭受「禁酒令」的影響,被迫停止售賣酒類飲品而蒙上(我都唔知叫唔叫不必要嘅)經濟損失,心情難免憤慨;然而我希望指出這一種憤慨並非純粹因著疫情所致,更是一種政治上的常態,這一種憤慨非但不是你們獨有的,更是每一個行業都有機會陷於其中的治港慣常技倆。

我們回顧一下「反送中」運動,當時被「開刀」的並非飲食界而是教育界,時至今天通識教育仍然被正苦指責為當中的一大「原兇」、大學依然被削減財政預算,參與在運動當中的教師依舊人人自危、以言入罪亦慢慢成為常態;而放眼今天,當感染武漢肺炎的人次有機會以幾何級數上升,遭受到「開刀」的依然不是正苦要員而是以販賣酒水為生的你,說到底,香港正苦一早已經習慣了這一種「有彩佢拎,有鑊你揹」的行事方式。

替死鬼文化

廣告

上星期武漢肺炎於全球多國大爆發,當香港受感染案例相對處於一個較佳水平的時候,林奠馬上跳出來豪言正苦要員開了多少個會,做了多少個上佳的防疫政策,以致疫情受到如此的控制並以此這般的方式「攞彩」;就在短短一星期內,隨著沒有封關以及大量港人避離回流,疫情漸漸處於失控邊緣,正苦隨即採取相應的「問責」方案,但其「問責」對像並非武漢肺炎的發源地,亦非正苦部門或任何與封關決定相關的人士,而是以武漢肺炎肆虐全球為由向業界下手,以「替死鬼」和全球經濟蕭條的印象,淡化正苦在整件事情當中的失職和責任。不難預料,疫情如果進一步惡化,香港大有機會步意大利等國家的後塵,食肆將面臨強迫停業抗疫。

如果有如果

廣告

於此我希望問你一句如果:如果兩個月前你預知忽然間被迫無得賣酒,你會落力去賺取更多並在禁酒令生效前落力止蝕?又或者,全港 8,600 間受影響的食肆、酒吧、會社將聯合起來要求正苦「封關」?你大概會對我說「有早知就無BB喇」,那麼我們說回此時此刻好了,當我們都知道本港食肆有相當機會面臨強制停業抗疫的危機,這一大批店家是應該依然顧我地賣得幾多得幾多,自求多福?又或是在此時此刻便應該聯手抗疫,看見帶上「居安抗疫」監察手帶的人馬上便作出舉報,看見沒有帶上口罩的人就連店門都不得內進?

條路自己揀

是故我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反思時刻。如果店家仍然漠視正苦施政的優劣,只在乎自己每個月賺得幾多,未有聯手監測正苦,甚至倡議於人有益的政策(例如兩個月前的封關)的打算和動力,來日「祭旗」的當然不會是高官不會是特首不會是強國,只會是一直都在自掃門前雪的你我。

今日正苦可以以「飲酒亂性」為由頒佈禁酒令,明天正苦亦都可以用「食車仔麵導致社區爆發」為由禁止食肆營業(但野味終有一天會死灰復燃),諸如此類的行政手段都指向著:「千錯萬錯都是市民的錯,與沒有及時封關無關」。在那一個時刻,店家成了苦主,苦了的卻是多少個家庭?這些苦難的源頭究竟是疫情又或是當初事不關己的人禍?

「妳知道我有多後悔當日在樓下的公園內,我沒有勇氣說出內心的說話嗎?」我曾經哭著對妳這樣說。

信末

正正因為正苦無能,香港人只能自救;如果沒有自救的概念和行動,全香港任何業界都有機會為著正苦的失職而「埋單」,對於一直以來都深信自己只是在營商,政治與我毫不相干的店家,我如此只可以送上一句「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