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被暴政奪去希望的媽媽

2020/5/11 — 9:42

這一封信無法為你分析政情,只希望告訴你一個訊息:每一位富有良知的香港人都在感受着妳們的傷痛。

絕望

如果妳感到「周身唔自在」、胃痛、頭痛,諸如此類的感受,我懇請妳別刻意忽略。因為那表示身體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去幫助妳表達內在的怒憤、憂慮、壓力、無助,甚至想亂發一場脾氣等情緒。這一種痛對於珍重生命價值的人而言,是很常見。如果可以把心靜下來,自會發覺這些難受的感覺在上一個年頭已經伴妳走了一段很長的路。直至我們自己都隨着時間而麻木,才以為這些感受已經「不存在」了。然後直至武漢肺炎,終於被迫緩下來、休養一下內心,我們的感受才不至於長期麻木。因此當那些熟悉的畫面在這個母親節重演,我們又重新發現原來自己仍然「是有感覺」的。

廣告

眼見那一位母親為自己無故被捕的女兒哭得再筋疲力竭,黑心警察仍然只會無動於衷;眼見記者有再好的理由希望為香港市民帶來多角度的真相,黑心警察的槍口依舊會令到不利於自己的一切消聲匿跡;妳以多月重建的內心和希望再一次在一夜間被威權奪去。如果說天堂是離光明和真理最近的地方,那麼這晚的旺角堪稱地獄。

自責

廣告

妳說為着自己的下一代感到無比焦慮。隨着焦慮而來的是無了期的「如果」和自責:「如果我有能力供佢過外國讀書」、「如果我有能力移民」、「如果我可以幫佢點點點」。請容我以過來人的身份與妳分享:我們生而為人最怕的是沒有「家」,而不是活得苦。這一代年輕人在乎自己的前程,同時亦在乎是非黑白,以及人生價值。如果妳已經盡力為下一代提供一個穩定可依賴的家,那麼這個家在這「威權地獄」中便又稱得上天堂。如果妳一方面默許下一代去尋找人生的答案,另一方面卻又每晚忍受着內心那股不安的滋味,我想說妳真的已經盡力了,妳所種下的一切,孩子總有一天會以生命回應——縱然結出果子的方式未必盡如人意。

孤獨

我希望在好話以外,向妳言明一些難以接受的真相。

不難想像,在我們有生之年黑心警察只會更黑,言論只會被收得更窄。往後的日子我們需要共同面對的是夾雜着非港人的「黑心武力公共安全警察」,以及一些類似「城管」的物體。當壓迫者與你非「同族裔」,下手大概只有更狠。

我們要有心理準備在那些日子,有一批香港人會在認為「努力無用,香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時刻,忍氣吞聲、麻木、無可奈何。金錢至上的香港人只會越見更多,持守初心堅持要走畢整條公義窄路的人只會更少。因此堅守着的妳只會更感孤獨,而這一種孤獨也許不時會帶給你一兩刻的光環,但路途上的難受就只有妳自己才會懂,即使與妳有相同經歷的人也不會完全明白妳的傷痛。

信末

當暴政要令妳為善良付出代價,恐懼便令人無法再憑良心去做人。不過縱使是一大批苟延殘存地活下去的人,暴政卻無法叫人放棄內心對於和平與公義的「渴望」。渴望的種子一但保得住,就代表我們的未來仍然存有不同的可能,代表苟延殘存終歸只是一時。除非香港人甘願拱手相讓、埋沒心中對於光明社會的渴想,要不然即使被釘上十字架亦阻礙不了妳那嫉惡如仇的善良、阻礙不了妳希望下一代享有自由的渴想。

當努力未必會成功、黑暗看不見盡頭,但我們至少可以用此生去保留一些價值。妳只要看看鄰國的人民便知道,當上一代集體放棄了所謂「自由」的渴想,真的不知道需要多少次輪迴才能夠出現一個有力喚醒昏睡着的人。因此,請妳依然因着愛與被愛的緣故,好好照顧自己和內心的那些種子,直至香港每一位孩子成長得有力守護妳為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