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 覺得放 QR code 收利是厚面皮無出色的你

2021/2/14 — 14:13

今年大年初一,出現了一個用 QR code 於社交平台收取「虛擬紅包」的小風潮。本來這類事情和我可說是沾不上邊,直至友人與我分享網民在討論區上的發言 ,有說這樣「乞取」利是: 「真正有能力的人不會有這種行為」,這樣的一段言論令我即時申請了一個虛擬錢包帳號,並且以:「資助藝術工作者牛年唔好餓親」為題,大搖大擺地於社交平台招搖撞騙,乞取「虛擬紅包」。

就在「乞討」的同時,我已經和一位摯友約好於當晚,會把整個下午收到的「虛擬紅包」變為一封封小利是,並於凌晨時份,落區分享給大年初一仍然要推、倒垃圾的清潔工友。當放 QR code 收取利是可以被冠以廢青廢中、貪心厚面皮之名,其實在小區分享利是亦都可以被貼上消費貧窮、做show 的標籤。今日香港人浮於事,要明哲保身就真係「橋埋雙手咩都唔做」最安全。

將心比己,當香港人在極權正苦管治底下,個個都活得既苦且累,可以膠下,笑吓,其實真係已經他媽的難得。就算有一些事情看似貪圖小利、姿態難看,只要不是無良失德,在這個連過活的熱誠都已經如此難以穩持的世道下,我實在不忍尖言酸語。

廣告

如果你問:「通街派利是,咩居心?」

我會說:一來有感受,二來其實是受益於佛教師父開示的一課。

廣告

當時師父說:「每年收到的利是,把一部份打散成小利是,再把利是分享給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一來,你自己可以在過程中學習慈悲,二來有需要的人感到人間有情,更重要的是第三,當我們把別人分享給自己的愛心,代為廣傳;一份本來一個人獨享的愛心,變成大眾都有機會共享的愛心。那份愛會變得無量寬廣。」與此同時,我是一位耶L,而家係四旬期,在社會上最缺乏的地方往來,就如「作為一個汽車維修員,有把士巴拿傍身」一樣咁合理。

手就只得那麼一雙,做得不好大概可以反思改正;但是因為害怕可畏的人言而裝作若無其事,可是會令人討厭自己的。

信末

「講真,逗封利是仔姐,又無得迫人俾嘅,大那把人放個 QR code 出黎一蚊都收唔到喇......」又何苦令到人地大年初一放個 QR code 都放得唔安樂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