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覺得網絡世界過於煩擾的你

2020/4/22 — 10:0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在無國界記者公佈了 2020 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香港比上年再跌多 7 位,排名 80 的今天,我忽然想起有一次和友人在馬路邊等巴士,他對我說:「我覺得 Facebook 上面啲消息太多喇,一人一句令我覺得好煩,我唔想再睇喇。」當天聽到這一句說話的時候,多少有一點身同感受,然後今天回望,忽然發現這一句說話可能到某年那日將會成為絕響。

其因就正如無國界記者所言:「記者在採訪時,被親北京人士和警察襲擊⋯⋯ 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 Victor Mallet 被拒入境,可見香港新聞自由惡化。」

停下來的自由

廣告

在面對着新聞自由日益惡化的同時,我們似乎一邊在高呼捍衛言論自由,另一邊又難以忍受因言論自由而帶來的喧鬧。這不禁令我去思想現象背後代表着的又是些甚麼。首先,我們必須接受一個現實:任你有多堅強、多堅韌,當你每天都從網絡世界接收海量的資訊,終有一天我們多少都會陷入資訊疲勞的困境。因此,並不是說強迫自己去接收資訊便是珍惜自由,不是說每一個人都必須很主動地表達己見才是捍衛言論自由;剛剛相反,懂得在自己崩潰之前保護自己的內心,懂得選擇停下來的自由,其實也是一種智慧,值得彼此欣賞。

沈默

廣告

然而我發現這個城市當中很多人在暴政面前保持沈默,是因為抱持着一種介乎在自私與恐懼之間的心態。我們恐懼為所謂言論自由付出、恐懼付出後需要背負那些不可知的代價、恐懼為身邊的人帶來麻煩、恐懼被人扣上不同的標籤和帽子。而純粹恐懼「麻煩」的人更不在少數。極權打造的寒蟬效應,足以令我們於鍵盤面前卻步。

與此同時,你亦知道言論自由實在可貴,特別是當暴政侵蝕着本來屬於「你自己」的自由,令你成為受害者的時刻(往往不是唯一受害者)。在身受其害的前提下,我們第一時間所選擇的往往是逃避捍衛,選擇舉起「無力感作祟」的旗幟而倍更沈默。香港人的無力感往往是真的,但寄望由別人代言和承受秋後算帳的風險、然後「坐享其成」的自私心態亦不是假的。

我需要於此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享有言論自由的代價是甚麼?

喧鬧

當我們談及言論自由帶來的喧鬧,有人會談及網絡欺凌、假消息、煽動暴行所帶來的種種結果。失控的言論自由顯然會為不同的人和事帶來負面的影響和代價,但就在這些沈痛的傷害之上,我更珍惜一個名為「真相」的價值。只有當一個地方擁有言論和新聞的自由,每一個人才可以透過不同的聲音去理解同一件事,透過多角度的描述令「真相」的不同面貌得以有效地呈現。若果沒有從自由孕育出的多元聲音,便沒有交流和討論;沒有交流和討論,則意味着當地人的思想將被封鎖於獨裁者預設的盒子之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