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追尋過雙彩虹的你

2020/6/21 — 12:30

幾天前,香港的天際出現了雙彩虹。雙彩虹似乎有一份魅力可以把我們的愁煩都一掃而空。然後當你在社交平台上得知這個消息,馬上便駕車出發到香港島希望一睹這兩道猶如「天佑香港」的好兆頭。雖然最後你還是無法親眼看見雙彩虹這道天人之間的「契約」,但我還是希望透過這封信向你指出:當描述和回憶自己追尋雙彩虹的那段路程,你的雙眼其實在有意無意之間流露出希望的亮光。這趟旅程甚或為你帶來了失望之情,但是那份在難料的光景下勇於追尋、與摯愛同行的喜悅,正正就是改變世界的源頭。

追尋是一道記號

我們似乎都太習慣忽略那些希望的印記,取而代之的是唯恐自己忘掉那些根本忘不掉的傷痛。《暴力世界中的溫柔》當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這不像一個要(可以)改變世界的計劃。但如果我們感到快樂,我們或許可以改變世界。或許我們最需要的,是與那些軟弱和脆弱的人一起慶祝和歡慶⋯⋯ 或許,當我們學懂怎樣一起享受樂趣時,世界就會被轉化。」這並不是說嚴肅的話題不需要再被談及,而是在談及嚴肅的話題和實際的行動以外,有一些關於希望的記號仍然值得我們好好追憶和記載。因此你那追尋美好事物的心思和意志,於我而言委實蘊藏着追尋希望的潛台詞。

廣告

在這個年代我們仍然值得擁有快樂

就好比如說在此世態當中,我們多少會刻意把喜悅之情收起。一來基於我們的內心埋藏着大量揮之不去的畫面、回憶和感受。二來更在於我們漸漸在「自我監控」的形態下,監控着自己的情感,自我剝奪了快樂的權利。我們時而渴望某些「結果」帶來的快樂,時而打從心底認為苦難當中無事值得快樂,甚至在受苦的人面前認為自己根本沒有資格擁抱快樂。

廣告

在這個節位上,這兩道彩虹的出現剛好為我帶來了一些提醒。創天造地者彷彿藉雙彩虹問了我一個問題:「你看着這道約、這個好兆頭,不就是很快樂嗎?」撫心自問,我甚至是那些只要有機會追尋、聽見別人親眼看見,就已經可以樂上半天的一群。

信末——正在追尋雙彩虹的你

因此我只要知道你在往後的日子仍然抱持追尋美好事物的心力,便會為你感恩。身為你的朋友,無論你追尋的時間是一天、一年、一個十年、甚至一輩子,我都難免會擔心你在整個路途上遇見怎麼樣的困難、好人壞人、甚至不測。除此以外,我更擔心你忘卻了追尋的原因:其實我們在這一年多、甚至十多年來,不停追尋「彩虹」的原因,不正正是因為相信在那道彩虹的光照下,人們會活得更自己、更快樂嗎?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只記住彩虹而忘卻了快樂。假若有天你真的尋覓到心目中那道彩虹,請你發一張照片分享給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