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違反強制隔離令四出亂走的你

2020/3/25 — 9:24

當我得知剛從外國回來的你違反強制隔離令、帶着手帶四出食好西的時候,除了覺得你真的很可恥和自私外,更相信若果自私自利的你感染上武漢肺炎,整個社會將難以給予任何同情。因為除了對不起每一位香港人外,你也對不起因你而受感染的無辜市民,對不起因你而需要加班化驗的化驗人員,更對不起在你面前無法選擇去留、必須着受感染的風險對你伸出治療之手的醫護人員。而四出亂走除了言明了你的人格外,更言明了善良的聲音在這個城市有時候根本形同虛設。

敬酒唔飲

有時候我不禁去想,人性是不是那麼的欺善怕惡?是不是要去到遭受侮辱的情況下,才可以學會那一丁點的自律?是不是要嚴重得出現類近「私鳥」此類行為,那些違反強制隔離令的人才知道香港市民對於這種缺德的行為是如此反感,對於漠視別人人生安全的行為是如此無法容忍?

廣告

你們的行為令我無可奈何地發現:當善良的聲音欠缺疾惡如仇的素質,在但求自己一時爽快的人面前就只會淪為口號、淪為警戒善人的咒語。對於真正需要自律的人而言,不但效果全無,更成為了無知的人反抗、示威的助力。因此,我在這樣的時刻只好無奈地指出:違反強制隔離令四出亂走的你不但自私,而且當你抱着「我出去又點,你奈得我何咩?」的心態去生活時,更屬毫無羞恥。

「我曾經以為自己可以一直默默地等待,等待你有天改變。」她曾經這樣對我說。

廣告

如果播毒刑責無異謀殺

這樣說並非毫無道理。假若違反強制隔離令的刑責與謀殺一樣嚴厲時,你自然不會大搖大擺地在街道上出沒。可是我必須於此指出:在未能確定自己是否帶菌者的情況下,走到社區散播你那自私的飛沫,基本上無異於謀殺。即使將基準降至最低,你至少也會獲得一個誤殺的稱謂。然而,削去別人與摯親相聚的權利,則是罪大惡極。

極權社會

在行政層面而言,我更深切地體會到香港正苦的無知,以及不可理喻。本來,累積了多年極權治港經驗的正苦,理應有足夠本錢和「防暴」裝備,去強硬處理受強制隔離令約束的人。可是事實擺在眼前,在這個需要如北韓一般行事的時刻,香港正苦卻對於違法者展示其處處容忍的風範,不但放下「一直行之有效的防暴信念」,並以人命、醫療系統不勝負荷和社區感染作為賭注,向科技出發,相信講求自律的隔離手帶可以為香港帶來一片光明。

對於和平示威、阻街、抗爭者、無家者,正苦出盡吃奶之力去整治,以圓滿自己的政治任務。這邊廂說此等妨礙社會發展的人如何對香港經濟帶來沈重的影響、如何影響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云云。另一邊廂增加撥款購入「防暴」裝備、加薪、OT 補水,以「維持香港穩定」。然後呢?一場武漢肺炎帶來的經濟損失,會比二百萬港人上街為多嗎?社會運動帶來的人命傷亡,以及醫療負荷,有比這樣一場人禍來得要多嗎?

信末

還未看見終點的武漢肺炎,就像是一塊人性的照妖鏡:照出了「親密行為」甚至比任何社運魔法更危險,照出了意識形態的對抗比細菌戰爭更需要採取極端暴力,照出了「過了大海便是神仙」的回港心態,亦照出了總有一批香港人甘願利用別人的善良來滿足個人的自私。我再次憶起 Keanu Reeves 的那一句話:「我不想生活在善良被當作弱點的世界」。

麻煩大家互相提醒:做好防疫措施,遲下先出街食好西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