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關心突破《Breakazine》被揪秤的你

2020/5/14 — 10:20

有報章於五月十一日公開斥責突破機構所出版的《Breakazine》(突破書誌),直斥第六十期《Breakazine》「鼓勵青少年堅持黑暴」、煽動青少年支持街頭抗爭。有見突破機構是一個基督教機構,所以我專誠找了天主教靈修大師亨利.盧雲(Henri Nouwen, 1932-1996)「嗲」上那麼幾句。聽到事件的來龍去脈後,盧雲為我分享了自己的其中一本着作 "Lifesigns: Intimacy, Fecundity, and Ecstasy in Christian Perspective" ,並點出這樣的一節:「當各樣執政掌權者正在腐蝕富有創造力量的國際關係,一個忽視這股惡勢力的『狂喜』生命,充其量也只是一個逃避現實的生命⋯⋯ 基督徒正是蒙召,奉神滿有慈愛的名,來揭露並驅逐這些惡勢力⋯⋯」簡而言之,如果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信神的人,盧雲會鼓勵你適時「隻揪」。

何時才是適時呢?

盧雲認為:「當政府花費好幾十億的預算來建造複雜的武器系統,卻把少得可憐的物資撥給那些有需要的人,像是無家可歸的人、老人、未出世的嬰孩、身心障礙者、慢性疾病患者、囚犯、還有無數正為情緒壓力所苦的人⋯⋯」說到底,即是當社會生出「結構性罪惡」令到有權有勢的人倍更肆無忌憚地壓迫無權的一方、貧富不均大得令貧困的人變成貧賤的人、生病的人在世時無法受到生而為人基本的尊重和保障,就是信徒應該考慮「隻揪」而非「企係到戇_」的時候。

廣告

被揪秤的其實是甚麼?

當問及《Breakazine》被「揪秤」事件為這個黑暗時代帶來甚麼啟示,盧雲給予我相當深刻的領受:「在這個受到恐懼侵蝕的年代⋯⋯ 我們常常用例行程序(routine)的方式說話、思考、行動,為的是避免發生可怕的互動狀況。因為例行程序可能事先預測、事後重複,不會造成任何意料之外的事⋯⋯」因此當一個供應不同知識的源頭或一把獨一無二的聲音被政治打壓,無論受打壓的一方是一份報章、一所機構,甚至只是一個人,都代表着以暴政孕育的社會將容不下「意料之外的事」。盧雲為免我過份解讀他的意思,更補充道:「許多例行程序可以幫助我們建立生活秩序,也有助於和他人溝通;不過,一旦例行程序開始掌控我們的日常生活,在希望帶來改變時引起猛烈的反抗(或壓迫),這時,恐懼就開始腐蝕我們存在的根基了。」

廣告

是故於我而言,打壓《Breakazine》、重新定義通識教育為「無掩雞籠」,都意味着暴政試圖合理化所有知識上的監控,令我們的下一代活在一個高度受控的環境中攝取資訊,務求令香港人無法做出一切令政府感到「意外」的行為。這個政府正在打造的就是:在恐懼面前人們無需、亦無法再分辨善惡,無需如魯迅先生所言產生「生而為人歸於自己」的渴想,甚至為求自保而趨炎附勢的無良之城。

喜樂在這個年代意味着甚麼?

最後當我們都親眼看見、親耳聽見這個城市正在一步一步地邁向枯萎、死亡,我問盧雲:「喜樂是甚麼?」他依然堅持一如以往的慷慨,與我分享了這樣的一個答案:「真心喜樂的人,會睜大雙眼看見人類生命所面對的苦難現實,同時卻不受苦難捆綁⋯⋯ 他們與受苦的人一同受苦,但不會緊抓着苦難,反而會指出超越苦難的永恆平安。」

甚願我們不會對「惡」視若無睹,甚願我們面對着苦難不要刻意苦情。唯一重要的大概就如盧雲最後以禱告提醒我們的話:「唯一重要的,就是好好保護我們心中那個小小的祢——我們的主,或許也要保護其他人心中的祢⋯⋯」,無論你稱呼其為佛性、靈性、本體,抑或是上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