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面對考試試題變成人生難題的你

2020/5/16 — 16:08

當香港的教育制度並非為這一代的學子而著想,卻是為政權、權鬥而「服務」,在這個環境當中成長的你註定甚艱難。

被迫啟蒙的你

回想這一年間,你們甚或經歷過因著社會運動之故而生的情緒波動、在校內校外都在社會氣氛驅使下被迫去尋找所謂的「真實自己」,在不堪入目的新聞面前發問不同的人生問題、面對著家人和朋友你試圖去擁護自己的立場卻又苦於懷疑自己的立場是否圓滿、理據是否充足,這一趟路程清楚向你明言生命中並沒有那麼多「絕對的事」,事物的「利和弊」原來是那麼難以說清;然而今天教育局卻對你說歷史之中有一件事沒有討論的空間「只有弊,唔會有任何利」並粗暴地強迫你接受這一個答案,挑戰著的不單單是教育有沒有選擇,更挑戰著這一路以來你對人生的覺悟。

廣告

無法得知真相的人生

正值求學黃金年華的你又是否願意活在一個:「你咩都可以問、咩都可以好奇,不過當你問及某一類話題,你必需接受官方答案」的世界?若果這樣的一個光景成真,你將永遠無法如實得知社會正在發生的幽暗之事,例如:721是否有警黑勾結的情況出現、新屋嶺究竟發生過些甚麼事、太子站內究竟有沒有慘案發生等等關乎人命的事情,我們將會因著無法識別資訊孰真孰假而永遠活在懷疑、無知當中。

廣告

這個城市最後容不下的並不是「發問」而是探究真相的精神,任何擁有這一種探究精神的人早晚需要在「具有風險的自由」和「官方正確答案」兩者之間作出抉擇,其代價更可能是整個人生。

自動自覺收聲的香港人

而這一種光景令我覺得最可怕之處是令你誤以為自己真的享有自由,實際上卻是要你為了保障言說其他話題的權利,而產生群體間的自我監控,自動自覺放棄言說某一些話題的權利:「呢到好自由嘅咩都講得傾得,文革六四都傾得,不過最好唔好大庭廣眾傾囉,你會害到人地嫁嘛」。

當香港人漸漸被「馴化」成一種在大眾層面上,對於某些話題自動自覺「收聲」的群體,我們更有機會共同滋養出結構性的罪惡,就好比如說:面對那個因暴動罪而判囚四年的救生員,我們可以輕易地表達不同的情感,但是對於判刑是否合符公義、量刑準則和起點為何、為甚麼其刑期會比那個於將軍澳連儂牆斬傷三人的失業導遊更長等等問題,一但我們不討論、不聞不問,這無異於默然、無條件地接受判決的結果。在這一個年代,我始終相信有一些價值是值得我們窮盡一生去探討的,無論最終答應是利是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