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面對餐飲業有機會被迫暫停營業的你

2020/3/26 — 16:37

武漢肺炎新增個案在一星期內由二百宗暴升至四百一十宗,這除了意味香港的防疫工作在未來兩星期將面臨嚴峻挑戰和大幅度的修整外,亦代表著普羅市民將要以不同程度的方式去共同抗疫,以及為某程度上的人禍「埋單」,例如:當香港正苦口口聲聲希望籍著頒佈「禁酒令」更有效地控制武漢肺炎疫情,但不出數天,正苦卻又在「內地回港」問題上跪底;面對著湖北以至內地返港人士正苦公佈了「三不」政策:「不帶手帶,不做快速測試,不需要進入隔離營」,北京市政府亦於同日非常政治正確地公佈,香港於「境外輸入高風險國家和地區」中榜上有名(你都仲高危過我,咁我緊係唔洗檢測喇)。因此你可以深深體現到,這一個屬於香港的冰河時期,其成因除了疫情本身,更是人禍。

借鑑歐美民情

而借鑑歐美等地的民情,各地政府下令當地的健身室、戲院、酒吧和餐廳需要強制關閉,令服務業因疫情之故而深陷「冰河時期」當中;身為餐飲業一份子的你不難預期,在可見的將來將有相當機會被迫忍痛捱過「疫情海嘯」,因此我需要於此向你發問一個問題:「在政府下令禁止堂食之前,我們是否繼續選擇沉默?」

廣告

經濟圈的動員力

因著過去一年多社會運動伸廷而成的「經濟圈」概念已經深入民心,香港人慢慢建立了一個新的消費習慣,以身體力行的方式,用實際行動光顧與自己抱有相似政見及理念的食肆或商家。然而放眼於肺炎肆虐的今日,當不同政治理念的店家都同樣面臨禁止堂食、甚至暫停營業的命運時,我們是否至少對這兩班從湖北飛來香港的包機有所表示?

廣告

對於具有抗爭意識的店家,在「遊戲玩法」再次被正苦定立以先,我們有沒有空間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姿態去呼籲同路人去發聲痛斥正苦的失德,好叫正苦不能以疫情失控為由混淆視德,誤導大眾忽視正苦在整件事情上的其責,忽略了人禍的那一大部份;在被迫停業以先,我們有沒有空間以高靈活度去應對,提高入店光顧的門檻以抵禦潛在患者播毒?

「我們一起計劃,旅程的行程好嗎?」她曾經對我說。

一堂公民教育堂

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每一個步驟其實都是一堂公民教育堂,以強制停業的方式去緩和疫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這個後果的原因必然與未有及早封關、未有做好回港人士監控等原由有關,如果我們單單著眼於「停業」與否的決策之上,錯失的是一個共同去思考如何以經濟圈作出動力的機會。

而對於那些一直言及抗爭者「阻人搵食」的店家,也許你們正是時候去看清楚是誰令到你地而家無啖好食了。

信末

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統計數字,在香港從事膳食服務業的總人數約為二十七萬二千人,如果以三人成員核心家庭作為計算基準,直接或間接受影響的總人口數約為八十萬人;換而言之如果餐飲業正式步入冰河時期,全港將會有大概十份一的活躍人口將受到影響,然而如果如上文所述連健身室、戲院、酒吧和餐廳都需要強制關閉,其影響之深也只可以用「緊有一個在左近」來形容。

因此為你寫下這一封信,揭穿了一些大家都難以面對,卻又必須面對的話題。


 

發表意見